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情感

一百年前的客家人老照片:淳朴的民风民俗,再也找不到了

日期:2019-12-21 来源: 评论:

[摘要]从客家老照片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值得回味的风俗有些至今没有大的变化比如敬神拜祖宗有些已经彻底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比如秆棚、字纸炉还有一些虽然仍然存在,却日渐式微比如笠嫲敬神—敬伯公客家人口中的“敬神”有两种含义,一是敬伯公(土地神、门神、灶神、...……

从客家老照片中

我们发现了一些值得回味的风俗

有些至今没有大的变化

比如敬神拜祖宗

有些已经彻底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比如秆棚、字纸炉

还有一些虽然仍然存在,却日渐式微

比如笠嫲

敬神—敬伯公

客家人口中的“敬神”有两种含义,一是敬伯公(土地神、门神、灶神、农神等),二是祭祀祖先。

福德伯公伯婆庙

摄于1904-1920年间

客家人对土地的崇拜,已从自然神崇拜转化为对保护神的崇拜,称土地神“公王”、“社官”、“龙神伯公”、“福德伯公”等。“伯公”神位随处可见,伯公庙的对联是“神恩施大化,厚德载群生”,有些庙有祀伯公偶像,但大部分仅有一块石碑或木牌,或一张红纸,或一块石头,有些连庙都没有,干脆就是几块石头。

老树下的伯公庙

树上挂着“有求必应”之类的牌牌

摄于1904-1920年间

榕树伯公

摄于1905-1930年间

伯公几乎什么都管,当地人口平安、六畜兴旺、风调雨顺,都要求伯公保佑。逢年过节,乡里百姓必须叩拜邻近伯公。平时,小孩碰上病痛,经“查神”、“问仙”认定孩子“得罪”了伯公,例如孩子攀爬了伯公树或竹丛,又或戏弄过坛前的茶杯等等,为人父母者就要备斋果、香烛,到伯公前去叩拜,请求伯公宽恕孩子年幼无知,祈求孩子早日康复。家里买了幼猪、幼牛饲养,要到伯公坛前“祈猪福”、“祈牛福”,祈求伯公保护幼猪、幼牛顺利长大。到幼猪养成大肥猪出卖,或将老弱耕牛出卖后,要到原伯公坛前“酬猪福”、“酬牛福”。

伯公庙,摄于1905-1925年间

山神伯公民间谓“后土”,其坛像一个小坟墓,设于祖宗坟墓两侧;民间在坟茔之旁立石刻“某姓山神或某姓后土”之碑,意即管祖坟一座山或一方土地之神。

客家妇女在拜祭山神伯公庙

摄于1905-1930年间

仙人叔婆、河神伯公、塘头伯公、水打伯公、井神伯公等都是水神的别称,只是供奉的位置不同而已。

井神伯公之位

摄于1905-1930年间

田头伯公多安奉在田头、路旁,俗称“保禾苗”的“田头伯公”。

摄于1905-1930年间

像是田头伯公庙

显应伯公所奉是石头,俗称显应公王。俗民说,该公王要杀狗去祭才灵验。因为狗可避凶制煞。

山顶上用粘土简易糊成、破泥缸罩着的伯公坛,似乎就是显应伯公,摄于1881-1906年间。撑腰伯公又称石古大王,多奉在崎岖的山路或石岩缝中,传说患腰病者前往烧香,向石缝中插木枝后可治。

历史上,客家山区百姓长期处于恶劣的自然环境,抗御乏力,因此到处设立“伯公”坛,寄望神灵保佑。敬神—敬祖先。源于“百善孝为先”和“慎终追远”的传统观念,客家人把祭祀祖先也叫做“敬神”,祖先就是客家人心目中的神。

清末,客家人在清明节祭祖敬神

摄于1895-1907年间

清明节拜祭祖先,摄于1905-1930年间

清明节祭祖敬神,摄于1937年前

金罂—不能不提的客家丧葬习俗。说到客家人敬神敬祖先时,就不能不说起金罂(客家话音同“ang”)。客家人曾经是汉族中唯一盛行二次葬遗习的民系。客家人对祖先骸骨尊称为“骨金”,将装“骨金”的陶罐称谓“金罂”。所谓“二次葬”,是指“埋”跟“葬”分开。“埋”是先将逝者放入棺木,埋后数年,再捡出骸骨,洗净放入一个叫“金罂”的陶罐里,重新选风水吉地建坟,再次“葬”。有条件的人家将金罂葬入新坟,无条件建坟的则将“金罂”寄放在山间岩洞,或山间土坎上。如果村中筑有集体“阴城”的,则寄放于“阴城”。

摄于1905-1925年间

阴城,寄放着众多的金罂

二次葬的第一步

埋着逝者的棺木,摄于1905-1925年间

二次葬的第一步,先用白酒将骨骸洗净,然后按人体结构装入金罂,盖内写上逝者世系姓名。在没有找到风水吉地建坟之前将金罂寄放在山洞内,修好坟后将金罂放入坟中。

摄于1904-1920年间

二次葬的第二步

新建的坟,摄于1905-1925年间

字纸炉—已经消失的客家民俗。字纸炉,也叫字纸库、敬字亭,专用于焚烧字纸的建筑,或小塔,或小亭,或炉。过去曾广泛见于街头巷尾、村口庙前,如今已成为见证我们前人“敬惜字纸”的零星历史文物了。

字纸炉,摄于1896-1903年间

“敬惜字纸”提醒人们对写有字的纸张要心怀敬畏,凡写有字的纸不能乱丢,更不能随意亵渎,要诚心敬意将收集到的字纸放在字纸库内集中焚化,然后,将字纸灰送入河溪或埋至清静的山林。

摄于1905-1930年间

树林中的一个小字纸炉

过去客家人有耕读传家、崇文重教的传统,在客家地区流传一首《敬惜字纸歌》:“世间字纸藏经同,见者须当付火中。再置清静长流水,保尔福禄永无穷。”

摄于1905-1930年间

山间的字纸炉

摄于1904-1920年间

字纸炉,两个箩筐用来收集字纸

笠嫲--曾是客家妇女的象征。客家人叫“笠嫲”,就是竹笠。过去客家人有戴笠嫲的习俗,最早还是客家妇女戴用遮阳避雨的。

摄于1904-1920年间

带笠嫲的客家妇女

客家妇女戴的笠嫲,部分区域在罩沿上缝有轻飘的褶叠黑纱或黑布。

笠嫲用竹篾编成

夹以宽大的箬竹叶

外形有尖笃与圆顶之分

摄于1881-1906年间

水田里带着笠嫲的农夫在犁田

带笠嫲的放牛娃

摄于1905-1925年间

秆棚—淡出视野的名词。秆棚,这个词已很少用,也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在长期的传统农耕岁月里,秆棚曾经是勤劳的象征、安生立命的保障。

在客家地区,稻草也叫“秆”,一季稻收获后,秆(稻草)烧灰作肥,二季稻收获后,秆就堆成一垛一垛,叫秆棚,秆棚(草垛)下面的空间可以用作牛棚。

摄于1904-1920年间。

大人在弄秆棚,旁边的小孩发现牧师在拍照,百年前的瞬间便随着快门按下成为永恒。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