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腕表故事 | 别人在“拼爹”,他们却在拼下一代

日期:2019-09-19 来源: 评论:

[摘要]记者|赵晓娇很人希望含着金汤匙出生,衣食无忧,逍遥自在。然而对于家族企业来说,却恰恰相反,拼的是继承人们。父辈们打下的江山,如若没有好的后代继承,便成为历史中的遗憾,风光不再,令人唏嘘。亨利慕时就是这样一个品牌。1805年H.Moser &...……

记者|赵晓娇

很人希望含着金汤匙出生,衣食无忧,逍遥自在。然而对于家族企业来说,却恰恰相反,拼的是继承人们。父辈们打下的江山,如若没有好的后代继承,便成为历史中的遗憾,风光不再,令人唏嘘。亨利慕时就是这样一个品牌。

1805年H.Moser & Cie.亨利慕时的创始人Heinrich Moser亨利•慕时先生出生在瑞士沙夫豪森小镇的一个制表家庭。

1820年他前往瑞士制表重镇纳沙泰尔去学习制表工艺。

1827年,他移居俄国圣彼得堡。尽管我们不知道背后确切的原因,但当时作为欧洲两大最为富有的地区,一部分奢侈品牌选择到法国谋发展,而亨利•慕时先生则选择前往俄国去寻找机会。

当然,他很聪明也很幸运,亨利·慕时先生先是在圣彼得堡开设了自己的贸易公司H. Moser & Co.,以经销各大品牌钟表为主,他的钟表以高质量见长,未经他本人或他的代表的检验,任何手表不允许从商店柜台售出,因而其业务在俄国非常成功,很快便得到了俄国达官贵人以及皇室的青睐。

生意越做越大之后,他便不满足于只做个经销商,也由于从小的制表经验,以及对上乘质量的追求,在1829年,亨利·慕时先生便在瑞士Le Locle建立了一家表厂,专门为他的公司生产钟表。从此便有了H.Moser & Cie.亨利慕时这个品牌。

“衣锦还乡”大概是证明自己的最好方法吧,生意非常成功之后,在1848 年,亨利·慕时先生作为一位成功商人和钟表制造商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沙夫豪森。有钱了你会干什么?我想能够千古留名的人一定是为当地的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当时,正值欧洲工业革命前夕,回到沙夫豪森后,亨利·慕时先生便想把这个安静的农业小镇变成一个充满活力和魅力的工业场所。

从慕时花园望过去,便是沙夫豪森为纪念慕时先生为当地作出巨大贡献而以其名字命名的慕时水坝。

于是,便有了“沙夫豪森瑞士火车厂”以及至今都在使用的沙夫豪森第一条铁路,还有修建瑞士当时莱茵河上最大的水坝,通过一个电力传输系统为附近的工业企业提供价廉的能源,使得沙夫豪森的工业化真正得以实现。除此之外,慕时先生还建厂房,办制表学校,他还有个创举,就是弄了一个类似如今的创业孵化基地,供年轻人租赁使用,而从这里走出去最有名的人便是创建了IWC万国表的琼斯先生。

在发展当地工业的同时,慕时先生也为他的家人修建了Charlottenfels庄园,现作为亨利慕时品牌的博物馆对公众开放。

这里作为亨利慕时品牌博物馆,如今还保留着慕时先生生前在此生活的样子,起居室陈列的家具和摆设,让人可以一探究竟。

办公桌上层叠的设计草图是他在策划水力发电厂时所使用的。

起居室隔壁的制表工坊则重现了亨利·慕时先生的制表场景,让人仿佛和他身在同一个时代,目睹一代制表传奇的诞生。

这里还收藏着许多亨利慕时品牌发展过程中具有代表性的表款,比如这块亨利•慕时先生亲手制作的怀表,有上链钥匙,银的表壳上有扭索状雕刻装饰,编号36343。

这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奖励给一名在俄土战争中作出突出贡献的上尉的,然而在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这枚印有其头像的怀表便成为“烫手山芋”,好在这名上尉同当地农民的关系很好,才得以带着这块对于他乃至整个家族都很重要的怀表逃到维也纳。多年后,他的后代觉得自己的子孙也许不会感受到这块怀表的价值,说不定哪天拿去换成电子产品了,所以他们把怀表送到了博物馆,希望它可以永久收藏于此。

仔细看,博物馆中的展品还有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有些表款并非真品,而是用纸卡代替,询问过后才知道,这些都是流落在民间还没有被回购回来的表款,为此亨利慕时现任CEO Edouard Meylan及其父亲Georges Henri Meylan经常出席各大拍卖会,希望购回这些品牌历史上的传奇表款。

我们参观时,Edouard Meylan先生兴奋地向我们展示着这座刚刚花了10万瑞郎回购回来的座钟。

除此之外,这栋博物馆中还有几间同制表完全没关系,且风格迥异的房间,而它的主人就是画面里的这个小男孩,也是慕时先生唯一的儿子。

作为家里的“独苗”,他对旅行、打猎、冷兵器都感兴趣,还拥有“富二代”通常都具有的社交技能,但唯独对制表不感兴趣。

博物馆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他挂满墙的“战利品”。

他的房间也是充满异域风情,里面展示了许多小亨利•慕时先生(他的名字也叫亨利)生前游历各国的照片及打猎回来的纪念品。他热衷于中亚文化,所以房间内的陈设包括吊灯都是浓浓的中亚味。

他还擅长写书,这里展示了一本他写的游记,但讽刺的是下面摆放着一枚老慕时先生制作的怀表,为什么这么说呢?据闻,在出席一场俄国皇室的聚会时,小慕时先生迟到了,他谎称自己家的钟坏了,于是当时的宴会主人就给了他一枚皇室御用怀表,希望他下次可以守时,而这枚怀表恰好出自其父之手,这再次印证了亨利慕时品牌在俄国皇室的地位。但即便这样也没有引起他对钟表事业的兴趣,以及对家族事业传承下去的责任。

于是,在亨利•慕时先生去世后便把家族事业交给了其第二任妻子打理。而他第二任妻子后来又将品牌交给其他集团,慕时家族则保持监管身份。

中间那位是Georges-Henri Meylan先生

就这样一代传奇人物的同名品牌并没有逃过石英危机而逐渐衰落,直到2012年另一个家族出现了,就是上面提到的现任CEO所在的梅朗(Meylan)家族。

梅朗(Meylan)是一个很多资深表友都听说过的姓氏,在瑞士尤其是汝拉山谷,Meylan家族对整个机械制表业影响深远,早在1810年代,Philippe Samuel Meylan就与Danel Piguet先生合作,制造最独特的钟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如今陈列在日内瓦百达翡丽博物馆。

而2012年收购亨利慕时的则是MELB集团的创始人,也是爱彼前CEO,被称为皇家橡树离岸之父的Georges-Henri Meylan先生。

和慕时先生不同,很庆幸,老梅朗先生有愿意继承家业的儿子,并且还有俩。现任CEO是被称为“小鲜肉CEO”的Edouard Meylan先生,而他的弟弟则长期驻扎香港,负责亨利慕时品牌在亚太区的销售。

之所以被称为“小鲜肉CEO”,是因为Edouard Meylan先生年轻、帅气,毕业于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他英文超好,还健谈,并且很会制造话题来推广品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企业家。

在他的带领下,亨利慕时品牌将一众精明能干的“小鲜肉”招致麾下,比如制表总监Raphael Frauenfelder,Raphael之前供职于沙夫豪森的另一大品牌,而之所以会选择来到亨利慕时是因为它的创新文化和对于年轻人来说更多的自由和发挥空间。还有在交谈中,Edouard Meylan以及他的员工都有提到的全面发展以及意见共通,这大概就是所谓“小”的好处。比起那些制表大品牌,仅有60名员工的亨利慕时的确是小品牌,然而也是因为这样,在亨利慕时,各部门不止各司其职,还会积极参与其他部门的运作并通过自己所在部门所体会到的及时向同事和老板提出建议,而显然这些大胆、创新的建议很多都被采纳,并付诸实践。

2016年,亨利慕时以一枚Swiss Apl Watch迅速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掀起一股热潮,这款酷似苹果表的纯机械腕表,业界一致认为是亨利慕时在用机械制表的方式,回应智能表的挑战,而亨利慕时CEO梅朗先生则表示,这是他们一次头脑风暴中得出的设计。在今年的日内瓦表展上,亨利慕时Apl Watch又增加了一枚更复杂的兼具三问报时和陀飞轮装置的腕表。

亨利慕时的大胆和创新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在2017年SIHH期间,亨利慕时推出了一枚100%瑞士制造的奶酪腕表,名为“SWISS MAD”并宣布放弃使用“SWISS MADE”标签,以此来反讽和抵抗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有关手表“瑞士制造”的相关法例。因为该法例规定“瑞士制造”手表需有最低60%的瑞士价值,瑞士机芯须拥有60%最低瑞士价值,也就是说即便标有“SWISS MADE”瑞士制造的手表,其中也可以有最多40%的部分来自于其他国家的加工。亨利慕时所代表的梅朗家族则认为此标准所代表的瑞士制表品质和信誉仍然过低,所以决定放弃“瑞士制造”标签,并打造出一款100%瑞士制造,亨利慕时制造的腕表。

今年SIHH期间,亨利慕时推出的概念表Moser Nature Watch再度引起热议。Moser Nature Watch 不只是一款“绿色植物”机械表,它是一款旨在反应生态系统脆弱性的创新腕表,以此来呼吁人们共同努力,维护生态系统平衡,自然就像时间一样好像唾手可得,却又转瞬即逝,我们需要好好的珍惜。该表是名副其实的 100%“瑞士制造” (Swiss Made);其采用瑞士本土的植物制作而成,就地取材于亨利慕时位于沙夫豪森制表厂内的花园。无论制表师还是其他人员都亲身参与了这个花园的建设和维护,都亲手栽种过里面的植物。

至于明年亨利慕时还会用什么概念腕表来震撼我们,Edouard也正在发愁,但相信以亨利慕时团队的大胆想法,创新能力和对于腕表的热情,我们静候佳音就好啦。

如果我说这么多,你仅认为亨利慕时是个只有嘘头的品牌可就冤枉它啦。它不止在概念表上坚持100%瑞士制造,亨利慕时制造,在售卖表款上也如此,怎么做到的?因为有钱,有技术,任性。

亨利慕时拥有最难的游丝制造技术,游丝,这一对走时精准起到重要作用的机芯部件,对于绝大多数表厂而言都是从制造商那里采购,一些具有制作实力的表厂会根据某些复杂功能机芯的特殊需求才会自行研制相应的游丝。而亨利慕时旗下拥有Precision Engineering AG公司专门制作游丝,年生产专利的斯特拉曼游丝(Straumann Hairsprings)50,000条。这种游丝由七种特殊合金熔炼而成,温差变化也不会令游丝的重心偏离发条轴中心。亨利慕时全部腕表机芯的擒纵结构都使用其自产的斯特拉曼游丝。一些复杂功能腕表配备了斯特拉曼双游丝,两条完全一致误差相抵的双层游丝配对难度很大,但它却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重力对机芯的影响,是走时精准的有力保障。

参观亨利慕时跟参观其他品牌表厂不一样,这趟旅程让我很轻松,无论是走进亨利慕时博物馆,还是在表厂同Edouard及制表师等交谈,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比较年轻,富有激情,擅于表达,也让我更深入了解这个品牌,这个既有颜值又有技术还不宜撞表的独立制表品牌。

 

图片来源:记者拍摄及品牌提供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