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这里的人民曾经为祖国养骏马, 曾经高歌牧工和毛主席心连心

日期:2019-10-03 来源: 评论:

[摘要]提示:我们看到,古城及水库周围被整理得没有一点杂物,一些草甸下都渗出了清清的泉水,微弱地流向水库,都是生态环保的结果。在清泉的蠕动里,我们忽然发现自己哭了。2000多年前的汉帝国不容易,养在这里的马也不容易,流的汗都是血。今天更不容易,为了...……

提示:我们看到,古城及水库周围被整理得没有一点杂物,一些草甸下都渗出了清清的泉水,微弱地流向水库,都是生态环保的结果。在清泉的蠕动里,我们忽然发现自己哭了。2000多年前的汉帝国不容易,养在这里的马也不容易,流的汗都是血。今天更不容易,为了保护生态,草甸都渗出了“汗血”,它就是为此付出的人们的心血。

说实话,山丹军马场的路不是很好走。但是,这个可以克服。

在扁都口的观景台上,就能远远地看到皇家马场的建筑,我们也是从扁都口进入军马场的,没走几里,就遇到坑坑洼洼路,右侧是标有军马一连的招牌。

走近了,看过去,发现那里的门是锁着的,里面养着一群羊,是个游玩的场所,但宣传标语是部队式的。为坚决贯彻落实加强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工作决策和部署,服从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建设大局,确保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工作取得实效,我们曾在网上浏览到山丹马场中央环境保护督查反馈问题整改行动指挥部发出的这样一条消息: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丹马场范围内所有旅游景点均停业整改,整改期间任何旅游经营单位不得营业;自2017年6月28日起,禁止游客、无关人员及车辆进入保护区;在保护区内进行正常生产经营的马场牧业职工、生产施工单位人员及生产生活车辆,经自然保护站登记备案后方可进入……情节严重的要交公安机关依法进行处置。

所以,遇到“关门”是正常的。

山丹军马场是在公元前121年,由骠骑将军霍去病始创。其位于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冷龙岭北麓的大马营草原,地跨甘青两省、毗邻三市(州)六县,总面积329 .54万亩,系亚洲最大的军马场。

在汉代,这里养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张骞出使西域时,在大宛国(今费尔干纳盆地),曾经见过一种良马,耐力和速度都十分惊人,不但能日行千里,更会从肩膀附近位置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故称“汗血宝马”。这种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到现在还是土库曼斯坦的国宝,并将其形象绘制在了国徽和货币上。

也正是这种马驮着大汉王朝在河西走廊打开了一条生路,它的汗血中流淌的是汉帝国的政治生态。人类的路,最早是被马踏出来的,所以,我们直到现在还将公路称作马路。河西走廊的路就是汗和血的路,汉帝国因为它连接了整个地球。

后来,这种马被叫作山丹马,有过无数次地改良,到了现在也就成了今日马场中那些马的样子。山丹的山字最早是栅或删,都与栏杆和马圈有关。所以,山丹应该是一个因马而得名的。因为马的存在,历朝历代都非常重视这里,都是军队总部的直属机构,直至民国里,这里仍归陆军部军牧司管辖。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奉毛泽东主席令正式接管山丹军马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接收山丹军牧场。其后,就有了这样一首歌:站在草原望北京,心中一轮红日升,草原北京万里远,山丹军马场牧工和毛主席心连心……牧工最听毛主席的话,为保国防养军马。

唱的也有付出和奉献,也有汗血,汗和血。

9月中旬,因为降雨的原因,马场的气候完全可以用“寒冷“这个词来形容,因为没有带的防寒衣物,下车的当口我们总会被冻得发抖。窗外有雾,在远山看不清的时候,撞入我们的眼睛的只有黄绿两种颜色,都是农作物与草地。

军马场自1949年9月建场以来,近50年一直归属军队管理,系我军较大的粮油肉生产基地。2001年9月,军马场整体移交中国牧工商(集团)总公司管理,实现了由军队保障性单位向社会化企业的转变,2013年7月,根据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系统内企业重组战略部署,马场作为集团二级企业由集团直接管理。 现为张掖市规模最大的中央驻地方企业。

除了农作物,我们还看到一些地方种植中药材,板蓝根、当归等都是一碧千里,还用了现代化的灌溉设备,大约都是农场转变为企业的经营结果。当然还有草场,都被绿网围了起来,草很深,马在里面无忧无虑。

与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的还有这样一组数字:山丹马场共有8项问题被责令整改。至目前,西大河水库及周边环境、山丹马场良种马繁育基地建设项目、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工程项目、山丹马场一号水电站4项已经完成整改,通过张掖市验收;骠骑大营、槐溪小镇、鸾鸟湖3个项目按照环保要求也完成整改,正在申请销号,准备恢复运营;甘肃大禹西大河二级水电项目移交至金昌市整改。

同时,马场连续两年实施草原减畜,至2017年底,草原载畜量已经减至核定的5.59万个羊单位,两年累计减畜1.38万个羊单位,提前一年完成三年减畜任务。建成标准羊棚牛舍17栋,从草场向舍饲棚圈转移牲畜4830个羊单位。增加人工牧草种植面积,预留20万亩燕麦草茬地,减轻草场压力。将原有76名兼职草原管护员调整增加到122名。还将4391户职工从海拔2600米以上的山区搬迁到张掖市、山丹县城居住。

大约走了20多里的样子,我们在围栏的马群后,见到了牧马人老马。老马虽然不是唱着那首马场之歌长大的,但在他的童年里,曾经把马场的屋顶由新的站成了旧的。老马说,马场是一个迷人的地方,这个地方不但迷倒了他的童年,也迷倒了他的青年和中年。时间久了,他感到那些马都是从草地上长出来的,都是一副副无可匹敌、傲慢帅气的样子,他甚至能看到它们的骨头在运动中的样子,有着钢铁的巨力。他就是在这巨力里,把自己幻想成了英雄,有了跃跃欲试地骑到马背上的经历。

那时候,牧场的屋顶是泥土的,泥土的屋顶在老马的童年里老去,很旧很旧的样子。而当他进入青年、中年的时候,这些屋顶变成了砖瓦的,成了新的,红红的,像火,燃烧在马场里。也渐渐明白了什么叫付出。在三年困难时期,为给国家把马养好,父亲和所有马场职工一样,每天给马群喂鸡蛋和豌豆吃,自己却饿着肚子。

中牧集团接管山丹军马场后,马场成为中央驻地方企业,虽然都做着和农民一样的事,但享受不到“三农”的优惠政策和补助,他们这一代人的日子过得也很清苦。但即使这样,马场的职工们一直没有忘记生态保护,1995年至1998年马场主动退耕约10万亩地;2001年实施“天保工程”后,逐步退耕还林3.2万亩,荒地造林4万亩,对祁连山进行封山育林生态保护。都是企业自己出资的,现在,最早的护养林木已经有碗口粗了。我们经过的坑坑洼洼的路,不是不想修,而是修不起。

马场的努力换回的是这样一组数据:经甘肃省农科院有关专家测算,近年军马场地区祁连山年平均增雪30多毫米;甘肃林业勘察队调查显示,军马场自然保护站林地覆盖率与70年代相比,提高了15.3%。曾经多年未见的棕熊又出现在了林区,濒临绝迹的滩黄羊也在山区显出身影。

老马说,曾经,在旅游红火的日子里,马场每天清晨6点左右在一场场部旁边,专职的牧马人会赶着几百匹军马前往草原上吃草,这时前去观看,一定会被这种神似万马奔腾的场面所震撼,拍出的照片也一定是难得的。他就是被这场面高贵、桀骜、有力地震撼了几十年,震去了他清贫生活里的孤独感,撼动着他活下的每一个神经。但是,如今这一切沉寂了。

兰新高铁在马场有一个小小的站,高铁在马场穿行,每每见到时,马上的老马就会停下来。那时候,他会拉拉马的缰绳,让马把头昂得高高的,感觉到自己和白色的高铁列车一样帅气,而在列车飞速前行的音乐里,他真的想像父辈们一样唱:站在草原望北京,心中一轮红日升!

从军马场至扁都口的入口到西大河水库,行走了整整4个小时,不平甚至是泥泞的路让我们把这一方大美风景装在了心里。西大河水库的附近,我们见到了汉代的鸾鸟古城。这座带有几分神秘色彩的古城,虽然经历两千年的风雨打磨,但遗迹至今轮廓犹存,实乃罕见奇迹。史载,霍将军逐出匈奴,汉王朝在河西边陲设置郡县,于祁连山下军马场选址筑城时,看到附近有座山貌似鸾鸟展翼,有跃跃欲飞之势,认为是鸾鸟栖息之地,为吉祥的象征。于是,将此山命名为鸾鸟山,在山下筑起鸾鸟城。

鸾鸟城依山傍水,是通往河西至青海的关隘要道,遗址东临水库,南与鸾鸟山口、平羌口及其古代烽燧相呼应,地势十分险要。清人曾为此赋诗:

万仞摩天到眼频,县依山立并嶙峋。

昆邪率众知降汉,武帝开边远轶秦。

雪岭自升青海月,松风今度玉关春。

高城低谷烟霞里,有鸟飞鸣景色新。

古城也曾是汉代皇家屯兵牧马的场所。马,在这里长上了翅膀腾空嘶鸣,汉帝国也因此真像鸾鸟一样飞了起,成为了真正的强大帝国。当时,军马场这个地方有一个非常响亮和艳丽的名字——汉阳。

西大河水库的位置叫大河坝滩,古称上房塞子,是一个自然生成的小盆地。水库的东北边缘,有一个天然峡口,叫两个半峡,峡口处筑起了一座长294米、高37米的水库大坝,看上去犹如一道雄伟的屏障,拦截着咆哮的河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绿色的高原湖泊。它承担着永昌县新城子、红山窑、焦家庄乡、城关镇及军马四场、黑土洼农场共23万亩农田的灌溉任务,养育着10多万勤劳的人民。

我们看到,古城及水库周围被整理得没有一点杂物,一些草甸下都渗出了清清的泉水,微弱地流向水库,都是生态环保的结果。在清泉的蠕动里,我们忽然发现自己哭了。2000多年前的汉帝国不容易,养在这里的马也不容易,流的汗都是血。今天更不容易,为了保护生态,草甸都渗出了“汗血”,它就是为此付出的人们的心血。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找到了军马场存在的意义,那就是在青山永在中,把汉代的马路变成现代的高铁。有一种力量可以让人们泪流满面,但泪不一定在人们的脸上,也可以是草甸的清泉,汗和血,在大地上。

汗血泉涌,不管是马路还是铁路,都是为了让我们有路可走,走得更远。(文/路生)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