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德龄公主”既不是公主,也不是什么“御前女官”

日期:2019-12-20 来源: 评论:

[摘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上海的交际场合,有位被称为“德龄公主”的中年女子,以曾经慈禧“御前女官”的身份,发表过几部以清宫生活为背景的纪实性文学作品。她用英文写作,和国内同胞也尽量不讲中国话,更为其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裕德龄德龄的出名和“清末怪杰...……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上海的交际场合,有位被称为“德龄公主”的中年女子,以曾经慈禧“御前女官”的身份,发表过几部以清宫生活为背景的纪实性文学作品。

她用英文写作,和国内同胞也尽量不讲中国话,更为其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裕德龄

德龄的出名和“清末怪杰”辜鸿铭大有关系,1911年7月,她以英文写作的《清宫二年记》,引起辜鸿铭的强烈关注。他当即写下《评德龄著〈清宫二年记〉》,投寄给上海的英文报纸《国际评论》发表,引起读者广泛的兴趣。

其实辜鸿铭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1910年,英国人濮兰德和白克好司合著的《慈禧外纪》出版,书中对慈禧之腐化弄权、阴险残暴,以及相关真真假假的传闻,作了详尽的描述和展示,在西方世界引起很大的反响。

辜鸿铭作为“保皇派”先锋,一直不断抨击此书,维护慈禧“形象”。但由于他没见过慈禧,更缺乏关于慈禧的第一手资料。

辜鸿铭

德龄的《清宫二年记》正好弥补了他这方面的不足,以此来攻击濮兰德和白克好司对慈禧所谓的歪曲和丑化。

德龄所谓的“公主”身份,最早应来自其美国友人阿德.柏克斯的《我与德龄公主》,后者以此文向美国洛杉矶的读者介绍德龄的身份,德龄本人对此身份也没有否认,此说遂流传开来,包括丁中江在其《北洋军阀史话》中,也使用了“德龄公主”这一称呼。

所谓“女官”的身份,则纯为德龄自为,在其《作者原序》中有这样一句话:“我曾经因为留在清宫给太后当过几年侍从女官……”

其实德龄自称“女官”,应是顺口一说而已,因为清代没有常设的女官,只有在举行某种庆典时,由内务府具奏,开列名单,奏准派某某之妻充某种执事女官,一般由品官命妇充任,庆典完毕女官使命也即告完成。

德龄和妹妹容龄,应该只是陪慈禧说话解闷的,并未经过奏准派充,不具备所谓女官身份。

至于“公主”的身份,更是子虚乌有,其实德龄从未自称过“公主”,只是阿德.柏克斯在《我与德龄公主》中称她为公主,她没有否认而已。

清代沿袭明代制度,皇帝之女封公主,亲王之女封郡主。

德龄之父裕庚曾以三品卿衔出使法国,这也是他仕途中达到的最高品级,不要说封王,连最低等的爵位也不曾有过。

清朝唯一破格封为公主的应是清初异姓王孔有德的女儿,因孔是开国功臣,旧部众多,孔死后需有个象征性的人物,而孔有德又没有儿子,才轮到其女儿,被破格封为和硕格格。

综合德龄父亲的官职及履历,不具备破格册封的可能,而也没有发现可供佐证的资料,基本可以认定,德龄既非公主,也不是郡主。

裕庚

而和辜鸿铭同为逊清遗老的郑孝胥,在日记里披露德龄生母,是当时北京艳帜一时的京都名妓“鬼子六”:“(裕庚)其妻死,纳都下妓鬼子六为妾,鬼子六者,其父西人,流落死于上海,母乃粤妓,携六至都名躁甚,裕取之。鬼子六为能英语,以故名藉甚……”

辜鸿铭在为湖广总督张之洞做“洋文案”时,曾和德龄父亲裕庚同衙办事达五六年之久,对德龄的所谓“公主”身份及其出身,应也颇知根底。不过为了用德龄的《清宫二年记》对付《慈禧外纪》对慈禧的“抹黑”,对此也就“视而不见”了。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