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金粉世家的暗香 想当年|《金粉世家》

日期:2019-09-19 来源:金粉世家的暗香 评论:

[摘要]民国故事大多涉及门户观念、贫富差距等问题,也大多以身份地位存在巨大差距的男女双方爱情为叙事主线,但说同期同类型中,没有哪一部电视剧能够在场景的华丽程度上与《金粉世家》一较高下的。与改编自琼瑶小说的《情深深雨濛濛》不同,《金粉世家》原著小说距...……

民国故事大多涉及门户观念、贫富差距等问题,也大多以身份地位存在巨大差距的男女双方爱情为叙事主线,但说同期同类型中,没有哪一部电视剧能够在场景的华丽程度上与《金粉世家》一较高下的。

张恨水同名小说于1926年开始在《世界日报》上连载,畅销一时。故事的男主角金燕西是总理之子,同时也是一个体现时代典型性的人物,酷似《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却也是一个把贾宝玉劣性发挥到极致,又将贾宝玉的妙处抛得一干二净的人物。

在追求女主角冷清秋的过程中,金燕西仍然没有中断和男男女女厮混交际,名伶、电影明星、丫头都在他的“狩猎”范围之内,冷清秋因雨夜中的一夜激情怀孕生产,金燕西另一头强捧唱戏的白莲花和白玉花,并转头追求白秀珠,朝三暮四,完全是纨绔子弟的做派。

但在电视剧中,金燕西变成了一个普通言情故事中的痴情公子,跨过阶级身份的屏障追求冷清秋,二人最后的分离除了观念和道路选择上的分歧,主要还是金家内部挑唆的结果,是那个时代里最常见的家庭悲剧。对人物进行的美化几乎完全覆盖掉了张恨水小说中对男主角保留的态度。

但是,这种更加常规也更加温和化的处理或许更合乎电视剧观众的口味。2003年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档期播出之后收视率很高。许多观众哪怕已经不记得具体情节了,仍然对那首《暗香》和金燕西背后放下巨型条幅的镜头印象深刻——这个设置也是电视剧改编过程中加的,泼冷水的镜头也是加的,原著中的冷清秋是民国小家碧玉,没这么大胆。

这部电视剧从某种意义上讲,算是在迎合观众趣味上做了大量功夫的。当时是韩流流行正盛的时期,从《金粉世家》中也能看到在女性塑造上模仿韩剧的痕迹,女性角色更加大胆也更有反抗精神。当然,《金粉世家》主要的模仿对象还是琼瑶剧。

金粉世家的暗香 想当年|《金粉世家》

来自不同阶级的金燕西和冷清秋,都是爱情理想主义者。只不过冷清秋很清醒——她不相信豪门给她荣华富贵的同时,还能给她保持平等的尊严。是爱情,让她相信自己可以融入豪门。也是爱情,让金燕西以为自己可以不依附于豪门。

校对:游雪莉 冯敬涵 黄康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冷清秋虽出身寒门,外表素雅,但是她内心的骄傲与自尊绝不可忽视。无论怎么说,她终究是金燕西用钱追来的,而且她对他们的爱情并不坚定。

故事设立了三个容颜美丽的人,又揭露了他们内在的缺陷,当然有深意:单纯的爱情,都是美的,但是金燕西和冷清秋的爱情,遇到了巨大的阶级鸿沟,是两个爱情主义者势单力薄地做了一场想让爱情落地的失败实验。于是,所有的“不美”一一显现。

直到现在,再看这部剧的时候,我依然希望故事能够伴随着金燕西和冷清秋的婚礼而完结。可是,这显然不是张恨水的用意。不得不承认的是,后续的故事,的确很张恨水。

《金粉世家》呈现给我们的,是一场悲剧,它难过得小心翼翼,也难过得荡气回肠。是爱情在门第中的消亡,也是个体在时代中无力扭转的无奈,辛酸与失望。那一场大火照亮了黑夜中的天幕,也终于照亮了金燕西。当初他爱着冷清秋的时候,宁愿与她相拥直至生命的尽头,宁可在坟冢上纠结成连理,在长生殿里哭着听灵魂的低语也不愿放手,可是金家败落,他妻离子散之后,他只能选择用一种残缺去换另一种相守,让孤独成为生命的本能,用余生惦念着冷清秋最后的泪光。可惜。可惜。

什么是恨?什么是遗憾?爱错了人不算,是一个真心的人辜负了真心,是破裂的爱情又总在证明,当初确实爱对了。

在最后,金燕西说:“我从来没有爱过除清秋之外的其他女人,我从来没有改变过。”我愿意相信金燕西没变过心,变的,只是他对这份爱情的理解。

故事的最后,冷清秋走了,金燕西也走了,曾经生离死别的恋人,此次擦肩而过,他们带着伤感和悔恨,随着南来北往的车轮,沿着各自人生轨迹,融入时代的洪流。

电视剧中金总理的私生子欧阳于坚上课给学生们讲《诗经·蒹葭》,台词用的不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而是“绿草苍苍,白露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即琼瑶电视剧《在水一方》主题曲的歌词。由此大概可以一瞥琼瑶剧对这部电视剧的影响。

《金粉世家》播出的那一年,《情深深雨濛濛》的热度还没有过去,韩国电视剧的风头正盛,琼瑶剧和韩剧的盛行说明当时的观众热衷于纯爱唯美的类型,如果《金粉世家》照着原著小说拍,或许很难获得它现在的成绩。

李大为导演去世之前,《金粉世家》上一次重新回到观众视野里还是因为翻拍,更年轻的版本大概只能离张恨水的原著更远,甚至和千禧年初的这个版本也更远。民国题材和韩流在国内现已不成大气候,翻拍能否成功很大一部分决定了所处时代的精神需求。2003年播出的《金粉世家》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和不足,但它刚好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最后成就了一代人心中的唯美记忆。

因为《金粉世家》聚集起的这一批人在之后各有各的故事,导演和演员们的个人故事甚至比电视剧中更加曲折,有些故事的结局甚至比电视剧的结局更加令人唏嘘。金粉飘逝,暗香难留,让心在灿烂中死去,让爱在灰烬里重生,用你笑容为我祭奠,看看又是一年春风。

金粉世家的暗香 金粉飘逝

“不一样的人是不会在一起的。”随口一语,一语成谶。他本就是苍茫天地间迁徙的孤独候鸟,随季节变换,不断奔走漂泊,去寻找可以栖息肉体和灵魂的家园。而她却是梧桐庭院里深锁的寂寞清秋,任光阴流转,始终固守轮回,用一生去铭记一瞬的停留。

现实里,能拆散爱情的,恰恰是“在一起”。妯娌间无意的闲聊,就能戳痛出身的自卑,就算共同生活,门第的界限也从未消失。这样的距离在时代中无法被忽略,于是成了他们一生的错过与追逐。

遇见了就是缘分,经历了便是深情,这样一群人在各自的人生中互相交叉,像是一种宿命中的安排,只不过不清楚到底是不解之缘,还是在劫难逃。

女二白秀珠就更不美了。身为大家闺秀,她有一身的公主病,高傲,控制欲强。在金家败落后,她以自家势力为饵,诱惑金燕西背叛感情,渐渐心理扭曲。在自以为得到了金燕西的爱之后,远走他乡,毕竟她只为报复。

金燕西,一个纨绔子弟。他没抱负,没责任感。在那个风云突变的年代,他毫无家国忧患,只知谈情说爱,他有恶名。他从不遵从礼法,约束言行。他对于冷清秋的追求也并非在平等的基础上,而是挨家挨户的找“秀女”。可是无论如何,他隐藏了巨大的矛盾点:不管滥情还是专情,他始终是个情种。

读罢清秋的辞别信,忽生感叹。开始于一个回眸,结束于一个对望。然而眼神之中,又能写尽多少过程的悲喜,初见的美好,散场的心酸。白秀珠最后在信里对金燕西说:“我也让你尝尝,爱一个人的痛苦。永别了。”她胜利了。就像《荆棘鸟》中尖酸刻薄的玛丽夫人:“我没办法使我爱的男人爱我,但我有办法让他痛苦。”白秀珠激化了金燕西与冷清秋的矛盾,于是,一双爱人的余生都隔着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他们苦苦等待对方迈向自己的第一步,却只能任由滚滚车轮带自己离开,宿命般的报应,神性与人性的挣扎,一种天福,一种圣物,不过都是幻觉。

这是《金粉世家》的清醒,也是《金粉世家》的痛。与其说冷清秋错看了金燕西,不如说她从未认清真正的金燕西,他一直都是那个纨绔子弟,如他所说,从未变过。

“然齐大非偶,古有明训,秋幼习是言,而长乃昧于是义,是秋之有今日,秋自取之。”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