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一个互联网医院样本:宁波云医院五年后再起航

日期:2020-01-03 来源: 评论:

[摘要]2015年,一场著名的“互相打断18次的对话”,把互联网与医疗的鸡同鸭讲展现得淋漓尽致;2017年,一份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叫停“互联网医院”,让从业者在春夏之交却感到寒风刺骨;2019年,一则“互联网+”医疗服务进医保政策的消息让...……

2015年,一场著名的“互相打断18次的对话”,把互联网与医疗的鸡同鸭讲展现得淋漓尽致;2017年,一份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叫停“互联网医院”,让从业者在春夏之交却感到寒风刺骨;2019年,一则“互联网+”医疗服务进医保政策的消息让业界欢欣鼓舞,有人称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来了……

“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可谓一波三折。但由于在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增强民众获得感方面的突出表现,互联网医疗的大发展必将是大势所趋。正如一位资深从业者所说:“一切便民服务都是有市场的。”

第三届全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学术研讨会日前在宁波召开

信息化排头兵东软,是所有这一切的亲历者。2014年9月东软熙康与宁波卫生健康委共建的宁波云医院平台,至今也已走过五年。

置身其中,感受自然不同。在近日举行的第九届智慧健康高层论坛和第三届全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学术研讨会上,东软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积仁颇为感慨:“东软熙康走到今天最大的收获是,我们原来不相信的东西,现在都证明是不对的;我们相信的东西,现在都证明是正确的……这挺不容易的。”

东软熙康坚持了什么?未来又将往何处去?管中窥豹,东软熙康的探索与实践, 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变迁和趋势。

从外观看,宁波云医院并不起眼,大门略显狭窄,院名文字也不大。进入楼内,却别有洞天,最显眼的是大厅里的LED大屏。

“目前我们平台的日均线上门诊量已经有2000多,最多的时候超过8000……”宁波云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向数十位参观者介绍。2000+的日门诊量已经相当于2019年上半年全国三级医院门诊量的平均值。

据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宁波云医院平台有注册患者近30万人,开展远程影像、远程检验、远程心电、远程超声、远程临床会诊等多元化远程医疗服务。

名声在外的宁波云医院

在“互联网+”公共卫生方面,宁波云医院平台以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为主要切入点,推出智能血压仪、血糖仪,持续监测患者血压、血糖等数据,这些数据被发送到用户移动设备上,同时还会通过云医院平台即时推送给家庭医生,让家庭医生在第一时间了解患者情况,及时进行慢病干预。开展大数据健康评估工作,利用大数据评估模型,出具健康评估报告162万份,发送健康干预短信900余万条。

在“互联网+”护理方面,以居家养老、医养结合为切入点,推出肌肉注射、皮下注射、PICC护理、造口护理、更换导尿管、褥疮护理、鼻胃管护理七项上门护理项目,为行动不便的患者提供上门护理服务。截至2019年7月,入驻护士超过3700人,累计开展上门服务近3000人次。

在“互联网+”医药方面,推出远程门诊、处方流转与药品配送服务。对平台流转的电子处方经过合理用药审方系统通过后,利用专业的物流统一配送等方式,实施药品配送入户。截至目前,面向慢病人群和稳定期用药人群远程门诊与药品配送超过110万人次,日处方量最高突破8000张。同时,在医共体下试点推行“共享药房”延伸处方服务。

这就是宁波云医院平台交出的五年答卷,在亮眼表现的背后,是其并不平坦的发展之路。

在第三届全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学术研讨会上,谈及熙康云医院的探索,刘积仁用了5次“不容易”。

“从第一天就不容易,一路走下来十分不容易。”刘积仁说,“这几年是创新的过程,也是挑战自己的过程。”

2017年6月,“宁波云医院”项目获得2017年度信息社会世界峰会(WSIS)“eHealth”Champion大奖。刘积仁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创立东软熙康的初衷是,将较薄弱的基层医疗机构、基层医生通过云医院平台与上级医院、专科医生连接起来,让基层的医生有更多帮助,得到更多的专业支持,提高他们的能力。“这可能比建更多的三甲医院更有意义。”

东软熙康CEO兼首席医疗官宗文红

两年后,当健康界把同样的问题抛给东软熙康CEO兼首席医疗官宗文红时,这位有着丰富医疗行业从业经历的管理者表示,东软熙康的初衷从未改变。而她所做的工作,就是把之前确定的目标和方向落地。“期间最大的挑战是,怎么让城市、医院、医生以及同行者理解、认可和接受新的理念,把一种新的服务模式建立起来、运营起来。”

在宗文红眼中,熙康云医院是一个“创新模式的医疗健康服务平台”,是基于线上和线下、专科和全科的融合,平台有医疗、医药、护理、健康管理、医疗保险、大数据服务……“是一个通过资源连接共享,为城市、机构、医生及所有相关方创造价值和赋能。”

在第三届全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宁波市及下属区县卫生行政部门的领导,分享了各自在互联网医疗方面的实践,其中不乏亮点。这让宗文红很欣慰:“他们完全不是照着PPT读的,而是自己体验过来的。”而在三四年前,东软熙康在跟他们谈起相关业务的时候,后者多抱着怀疑、观望的态度,“现在已经变成了真正的接受,并同我们一起探索和创新”。

宗文红加盟东软熙康后首先来到宁波,在担任公司首席医疗官的同时兼任宁波云医院院长,对于宁波云医院的发展她有着别样的情结,回首其走过的五年路,她说:“有人说东软熙康走了一些弯路。我觉得没有,那只是在突破困难的过程中经历的磨难。回头去看,我觉得我们所有走的路都没有白走,”她又加了一句,“一点都没有白走。”她以“互联网+”护理举例,熙康从2016年开始探索相关业务,期间经历各种困难,而现在这种业务已经成为政府倡导的惠民服务项目。

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宗文红认为,“因为我们一直围绕着‘让好医院更大、好医生更多,基层医疗变得更强’这个理念去进行布局,并落地深耕的。”

在本次会议上,宁波市卫生健康委和东软熙康联合发布了升级版的宁波云医院平台。宗文红介绍,新平台将实现AI全面赋能、5G优化协同和大数据全面整合。

宁波云医院平台2.0版融合了5G、AI和大数据技术

据介绍,新平台承载的医疗服务模式有五大特色。

特色一:医共体背景下的共享医生和共享药房服务。目前已在7家基层医疗机构试点运行“共享医生”系统和服务机制,缓解基层全科医生配备不足问题,共享医生服务超过14000多例;同时,共享药房实现了医共体内医院药品目录的共享,提升了基层药品供应能力,方便患者就近取药。

特色二:自助微诊室与智能云药房。宁波目前已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了12个自助取药机,配备500余种常备药,可以实现患者1分钟自助购药;同时,在鄞州区下应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自助微诊室,患者凭身份证或医保卡可自助挂号,视频连线医生进行远程门诊,获取电子处方,支持自费和医保两种结算模式。自助微诊室与智能云药房的进一步应用将在偏远地区,解决当地居民就医取药、卫生站(室)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

特色三:全链条家庭医生服务体系。宁波的家庭医生在云医院平台上可以提供网上签约、网上诊疗、药品配送入户、双向转诊、居家护理、专家协同门诊、大数据健康评估报告等诊前、诊中、诊后全程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还有连续的动态健康档案,患者服务不是一次性,而是更有连贯性。家庭医生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服务转型,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慢病患者、孕产妇、儿童的家医签约率高达78%。值得一提的是,基于大数据和智能算法,宁波为四个区的40%居民出具了高血压、糖尿病、缺血性心血管病、骨质疏松等慢性疾病风险预测。

特色四:打造云医院护理服务平台。新型护理服务平台经历了患者、护士、合作医疗机构、护理学会以及卫生健康委在合理、合规、安全方面的3年多的考验,并在浙江、湖南等十余省份的医院试点推行。目前有200多家合作医疗机构,近10000名注册护士在平台上开展服务,它是医疗责任清晰的、有新护理服务规范的云医院护理服务平台。

特色五:面向学科和病种的协同式新医疗服务路径。熙康云医院平台上的医疗服务像一般的医院一样,它有不同的学科。平台十分重视新医疗服务的学科建设和基于病种的诊疗路径的科学化、标准化建设。目前,熙康云医院平台正在推进生殖科、肿瘤科、心血管科、儿科等学科,高血压、糖尿病、脑卒中、肝病等疾病病种的新医疗服务能力建设。通过熙康云医院平台,让学科医疗管理制度更加标准化,临床路径同质化,护理康复标准同质化。通过平台连接与融合相关医疗卫生服务的资源、数据、临床解决方案和技术等,改变患者的就医方式,为专科医疗带来模式改变的可能性。

机遇与挑战

“五岁”的宁波云医院平台,携新功能再度起航。

宗文红对前景充满信心,她说:“接下来,东软熙康应该会有一个更好、更快的发展。”同时,她对可能遇到的挑战也有清醒的认识。这些挑战包括政策、行业认知、市场接受度、运营等。

健康界:因为利益问题,上级医院院长一般不太愿意让医生参加跟下级医院的会诊,这点宁波是怎么做的?

宗文红:我们通过调研了解到,大医院都有对口帮扶的要求,而大医院医生人手不足,专科医生到基层有时又没有太多的病人,同时医生晋升职称也有下基层的要求。因此,我们通过让医院、医生上云医院平台的方式,面向更多的基层医院,开展协同门诊、远程会诊、双向转诊的常态化机制来帮助基层。

宁波卫生健康委要求,首批入驻云医院平台的都是公立大医院,医生都是高年资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并在云医院平台上排班,从而体现宁波云医院平台的官方权威性。而基层医疗机构通过设立云诊室的方式对接上级医院的排班安排,从而让患者在基层也能看到上级医院的专家,使得大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延伸到社区。

从长期的机制设计来看,还是要将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调动各方的积极性。所以,我们一直在不断挖掘和寻找用户的刚需,因为我们觉得,互联网医疗绝对不只是轻问诊,而是一种新型医疗服务模式。

熙康更愿意把其云医院看成一个创新模式的医疗健康服务平台

健康界:熙康云医院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什么?能覆盖运营费用吗?

宗文红:主要是机构入驻平台费用,以及医护人员入驻平台后开展的互联网诊疗、远程医疗、处方流转和院外延伸护理服务产生的费用,目前还没有覆盖运营成本。但是,我们更看重未来平台的价值。我们会把平台打造成一个强大的基础医疗服务平台、一个强大的养老护理服务平台,相信未来医疗、医保、医药、医养的联动会给平台带来更丰富的内容和生态价值。

例如,湖南省人民医院的护士用我们的平台提供护理服务一年超过12次的比例不小,我们现在全国有200多家合作医院,明年可能会有1000家,当数量上去之后,我们平台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而且未来医保政策得到充分释放,我们的价值会更大。

健康界:您觉得这个平台要成为您理想中的样子,还需要多久?

宗文红:大概两三年吧。

健康界:东软熙康APP上开设了2C的健康商城,用步数积分兑换实物奖励,在2C部分熙康是怎么考虑的?

宗文红:医疗服务本身就是2C业务。随着东软熙康业务向纵深发展,云医院平台上将会聚集更多的医院、医生、护士和消费者,2C业务将会自然而然地形成突破。同时,我们还通过合作伙伴来实施相关的用户增长计划。比如我们正在与百度合作面向家庭的慢病管理项目,他们C端很强,而我们一直在做医疗,在B端有丰富的经验,所以双方有很好的互补性,双方团队一直在深度合作。

健康界:在您看来,互联网医疗还有哪些需要规范的地方?需要哪些政策支持?

宗文红:在规范方面,首先是监管,医疗的专业性、合规性、安全性十分严肃,如果不加强监管会出大问题。监管是为了更专业,为了让患者更安全,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在政策支持方面,一是标准问题,比如医疗纠纷的处理、收费标准等,都涉及到一套体系规范;二是对医院、医生护士激励的配套政策,因为他们是服务的主体和核心,如果他们没有积极性,这项事业是发展不起来的;三是隐私保护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建立信息分级体系,规定哪些数据可以完全开放,哪些数据患者可以看,哪些需要授权查看等,建立规则,让大家遵循规则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