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穿过荆棘的人们, 看到希望之花。——致电影《无名之辈》

日期:2019-12-19 来源: 评论:

[摘要]眼镜:把这东西换回去,把该拿的东西拿回来。大头:把啥子东西拿回来。眼镜:尊严。眼镜,他不光是不重要的那个人,而且是最脆弱那个人,他一直叫嚣着“男人要干大事”,就是想证明自己,他自称杀人如麻的江湖悍匪,张口老子闭口老子,就是想用暴戾的外在表现...……

眼镜:把这东西换回去,把该拿的东西拿回来。

大头:把啥子东西拿回来。

眼镜:尊严。

眼镜,他不光是不重要的那个人,而且是最脆弱那个人,他一直叫嚣着“男人要干大事”,就是想证明自己,他自称杀人如麻的江湖悍匪,张口老子闭口老子,就是想用暴戾的外在表现掩饰内心的脆弱。抢了手机店之后他很高兴自己和大头终于干了一件大事,雄心勃勃的计划着更新装备,做大做强。却最终还是个笑话,他们不光只是抢了一堆不值钱的模型机,而且还被媒体和网友恶搞,眼镜说“耍老子,老子要是犯法,你抓老子,你关老子,你枪毙老子,老子认账啊。你为啥要恶搞老子,侮辱老子。”心理极度自卑的眼镜要的只是一次尊重,要的是这一次我终于不是无名之辈了吧,我终于是主角了吧,我终于被关注吧。但是当他所有的期许再一次变成别人严重的笑话时,眼镜崩溃了,他要追求的尊严荡然无存。

而此时马嘉旗看着这个色厉内荏的“憨贼”,突然间却生起一种相通之感,她一心求死,何尝不是因为活得没有尊严。自从因哥哥酒驾车祸之后,高位截瘫的她已经过够了这种没有尊严的日子,她赶走了哥哥给她请的保姆,迎来了两个持枪入室的劫匪,这件在别人看来无比倒霉的事情,可能是她感觉最幸运的事情了吧。于是她打算借这两个“悍匪”的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发现这其实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冒牌货。其实她和眼镜很像,都用恶狠狠的语言表达来表演自己表面的强大,甚至他的哥哥已经习惯这样的她。在她尿失禁被发现的那一刻她开始慌了,她若无其事的让大头和眼镜离开说不再要求他们留下了。当眼镜翻出一条尿不湿要替她换上的时候,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恐吓最后卑微地哀求大头不要管她到最后,她的尊严也荡然无存了。

眼镜:你说为啥子会有桥啊。

马嘉旗:因为路,走到头了。

马嘉琪在最绝望的时候一心求死,而懂得她这种感觉的眼镜决定帮她。眼镜告诉嘉琪,桥,是架在河上的路,他听说人到下面去也要过一座桥,叫做奈何桥,过了奈何桥,人的这一辈子就翻篇了。这辈子的苦都不再有,下辈子应该会好些吧。

和他俩不一样,大头今生今世还有追求,或者说他的追求就在今生今世。他陪眼镜去抢劫不是为了被重视被关注找存在感。他是为了抢到钱去娶霞妹儿。她念叨着“七万块钱装修,二万块钱彩礼,一万块钱买棒棒糖”,他一遍一遍的给霞妹发着信息不管霞妹搭理不搭理他。他从来都愿意去顺从附和眼镜,却因为眼镜对“霞妹儿”的侮辱而爆发,就像楼顶那场雷阵雨一样酣畅淋漓,他不允许有人侮辱他最爱的女人,哪怕那个人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决定去赴“霞妹儿”之约,去西山大桥。大头和霞妹的爱情特有一种底层人们的心酸,大头觉得自己配不上霞妹儿,因为自己没钱。霞妹儿也觉得自己配不上大头,因为自己是梦巴黎的按摩师。霞妹儿从来不回大头的信息,却一条不落的把大头的信息全听过了。霞妹儿记得大头说过的所有的憨话,他说城市太大,找不到方向,他说要回老家盖个房子,他说要和她结婚。她都记得。想起来说起来都还忍住不的扬起嘴角。她还在他说要和兄弟干一件大事成了就来娶她时担心的回复了唯一一条信息“别瞎说”。

要干一件大事的,不止大头,还有马先勇。

马先勇对妹妹说自己要办一件大事,是要把没了的枪寻回来,是要当上协警。马先勇一直活在内疚痛苦和自责之中,他甚至不愿意摆脱这种痛苦,他觉得这种痛苦是他应得的。是因为他酒驾出车祸,害的妻子丢了命,孩子没了妈,毁了妹妹的整个人生。他也要做回警察,拿到自己尊严。他有他特有的狡黠和无赖,还有他的小聪明。这些特质让他查案是把好手,每每走在警察前面,最后他重要在西山大桥寻到了丢失的枪,还在救护车上认出了手机店的劫匪李大头,可是这一次他的小聪明没有帮到他,眼镜一枪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马先勇的老板高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色,他的小三儿,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色。我一直觉得以一种身份或标签去定义一个人的好坏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凡事没有绝对。马蓉还是王宝强的原配呢。又能怎样。一个女人明知道你有媳妇儿,明知道自己没名分还是愿意和你在一起,她就只能是因为钱,不能是因为爱吗?就像剧中的这个女人,她拼了命的劝高明跑路,却在高明选择担当一切的时候义无反顾的陪他回来。这两个角色的非脸谱化,也是这个电影的一个小亮点。

高明的儿子高翔,青春活力的代表,年轻帅气,和马依依有着美好朦胧的初恋。知父莫若子,知道父亲会选择担当,他选择和父亲一起并肩战斗,百十号高中生在西山大桥冲起来的时候,是全剧最热血的段落,虽然他那一枪开的确实冲动了些,可这就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啊

穿过荆棘的人们,看到希望之花。

这是一部温暖的电影,

感谢导演给了每个人最圆满的结局。

色厉内荏的眼镜被烟花吓到,一枪打在了马先勇的肚子上,他终于“杀了人了”,犯了法了,他抬头看着烟花,嘴里念叨着“耍老子”,却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尊重,数十个特警手持枪械围住救护车将他逮捕。

马依依拨开鸡蛋壳,告诉马先勇鸡蛋剥开了敷伤肿才有效。马先勇笑着说怪不得我敷了一天越敷越疼。其实这里何尝不是暗示着马先勇终于放下了呢,就像这个鸡蛋一样,把自己坚硬的外壳剥掉,漏出柔软的部分,受伤的地方才会慢慢的变好啊。马先勇微笑着看着对面的眼镜和大头,如果他没死,他这次的负伤足够让他做回巡警。如果他死了,他也终于解脱了对妻子对妹妹的愧疚。所以给他最后的镜头是面带微笑。最后马依依跑上了救护车,把自己的课本给马先勇看,上面写着马依依高一(3)班,意思也很明白了,依依没有改跟妈妈姓。马先勇的结局也很圆满。

霞妹儿坐在警车里,吃着大头给的棒棒糖,抬头看着漫天的烟花,露出了幸福的微笑,笑容中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

马嘉琪被烟花声惊醒,在烟花的光亮映照下,看见房间的一侧有一副简单的画,画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我想陪你走剩下的桥”。嘉琪泪流满面,有眼镜的这份爱的告白,嘉琪的人生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