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小鼎校园 |《何以为家》,何以为“家”?

日期:2019-12-23 来源: 评论:

[摘要]《何以为家》,何以为“家”?今年四月,可谓是真正的大片云集,国内院线上的海外佳片,除了万众期待的《复仇者联盟4》、《雷霆沙赞》等热血超英电影,还上了不少走心的海外佳作。其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这部令人泪流满面的《何以为家》 Caph...……

《何以为家》,何以为“家”?

今年四月,可谓是真正的大片云集,国内院线上的海外佳片,除了万众期待的《复仇者联盟4》、《雷霆沙赞》等热血超英电影,还上了不少走心的海外佳作。其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这部令人泪流满面的《何以为家》 Capharnaüm。

《何以为家》是一部以儿童视角展示的在黎巴嫩混乱的社会环境下人们的真实生存环境的影片。该片曾获得第71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奖,以及第91届奥斯卡和第76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双提名。

从工业化的角度来看,《何以为家》的制作过程中,没有一个环节称得上专业,甚至它是原始的、“野生的”、但也是它真实的、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苦难,打动了观众的心弦。

这是一部是由黎巴嫩、法国、美国三方制作的剧情片,由黎巴嫩导演娜丁·拉巴基执导,赞恩·阿尔·拉菲亚、约丹诺斯·希费罗联合主演,于今年4月29日在中国内地上映。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何以为家》的豆瓣评分稳固在9.0分,名列豆瓣电影Top250第131位,片中给我们呈现的故事与话题,沉重而又发人深省——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因为持刀捅了人而上了法庭。

法官问:知道为什么在法庭吗?

男孩回答:知道,因为我要起诉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

十二岁的小男孩赞恩,没有像其他小孩那样上学,而是每天打零工,骗取处方药来为父母制作毒品,还不时受到辱骂与殴打。

赞恩和父母、五六个妹妹挤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他成日的拎着两个煤气罐走街串巷,以换回一家人的口粮,赞恩的妹妹名叫萨哈,是这个家中他最亲近的人。某一天,赞恩发现妹妹来了生理期,他急忙帮妹妹洗了裤子,告诉她千万不能被父母发现,否则她就会被卖掉,毕竟女孩儿的卫生用品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来说是极大的开支,更何况女孩儿来了生理期,就意味着可以怀孕生子。父母像对待牲畜一样,把她当做一个生育机器拱手卖出,不得反抗,无力反抗。在那里,人不是人,是非法移民,是苟且的蝼蚁,可人们还是不断的生育,然后把孩子当做交易砝码。于是,在妹妹因难产死去后,赞恩将父母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不再生育。

故事最后,赞恩得以办理身份证,在拍身份证照片时,赞恩终于露出了笑容——这也是《何以为家》中唯一的一个笑容。

How Do I Live

赞恩的家庭是一个不幸的家庭,他们是非法居民,没有身份,过着悲惨的生活。

赞恩的父母,无力抚养孩子,又给予孩子错误的榜样教育,让年幼的赞恩不得不早早出去打工,承受沉重的生活压力。对于赞恩的妹妹萨哈,父母想出了一个既能缓解家庭压力,又能给予萨哈更好生活的“两全其美”的方法,最终导致了萨哈的死去。

在法庭上,赞恩的控诉并不是一场独白,更令人潸然泪下的,是我们得知赞恩的母亲和萨哈一样,也是被卖来被迫成家的,同时还有赞恩父亲的回应: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也是这样出生,这样长大的,我们做错了什么?

看完电影后有人提出质疑:“贫穷就能不重视教育了吗?”

固然,贫穷是最大的原罪,可贫穷带来的信息闭塞,使片中的底层人民连养育的意识都未曾有过。

赞恩在法庭上对父母的悲愤起诉,是一种对教育的强烈渴望和希望改变的动力表现,他不满足于目前的生存状态,非常渴望稳定的、安全的、有希望的生活,他起诉父母,就是对父母行为和教育的否定。赞恩渴望通过自己悲愤的控诉,唤醒全世界父母对孩子养育和教育的充分重视。

Movie Poster

这不是一个故事,或许说几近真实。这部历经6个月拍摄而成的电影,前期经过了3年的实地调研。电影采用半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剧中的演员都是当地的居民,剧中的房子也是他们居住的房子,整个拍摄过程中没有剧本,完全靠这些非职业演员的现场发挥,包括现场、光、演员、甚至是墙上小孩的涂鸦,监狱都是真实的。

这种真实赋予了电影前所未有的生命,造就了黑马式的票房奇迹,也给电影创作者新的启发,简单粗暴的动作片甚至是喜剧片想要造就爆款已经变得困难,而剧情片正在成为市场的新宠儿,《我不是药神》、《绿皮书》、《何以为家》都在证明这一点。

最后我想说:

愿每一个勇敢的小孩,都能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字编辑:杨昊

美术编辑:王怡然

终 审:方王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