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叙利亚战争吧 叙利亚战争的起源

日期:2019-08-18 来源:叙利亚战争吧 评论:

[摘要]叙利亚,是一个地处西亚的靠近地中海的国家,在地缘政治上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北临土耳其,东临伊拉克,南部与中东小霸王以色列相邻,因此在历史上,它长期受到各个帝国的支配与控制,这使叙利亚的民族,民主主义愈加兴盛。同时,叙利亚地处伊拉克大油田的边...……

叙利亚,是一个地处西亚的靠近地中海的国家,在地缘政治上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北临土耳其,东临伊拉克,南部与中东小霸王以色列相邻,因此在历史上,它长期受到各个帝国的支配与控制,这使叙利亚的民族,民主主义愈加兴盛。同时,叙利亚地处伊拉克大油田的边缘,相对于距离较远的伊拉克,它更好控制,因此在一战后,独立进程受到了英法等殖民大国的阻碍与限制。

相较于国际形势的险象环生,国内局势也不容乐观。伊斯兰教自先知穆罕默德死后,就分裂成了众多派系,而在如今的中东地区具有较强影响力的,则是逊尼派与什叶派。无论是在叙利亚还是中东各国,逊尼派的人口占了绝大多数,因此叙利亚逊尼派长期以来迫害什叶派教徒。在二战后中东独立浪潮中,什叶派分支阿拉维派在叙利亚依靠军事政变掌控政权,逊尼派被清洗出叙利亚政坛。至1963年复兴社会党发动政变上台执政后,叙利亚形成了一个以阿拉维派为核心的军官,政府,社会权贵体系,为叙利亚冲突埋下伏笔。

若阿萨德父子试图建立一个平等的民主共和国,并且对国内外政治环境保持中立和平态度的话,如今的叙利亚应该是另一个局面。长期以来的武装政变和国内冲突,让叙利亚的军费开支异常庞大,从1980年代开始,叙利亚对黎巴嫩军事干涉以及谋求与以色列军事战略平衡,军费开支大幅增加,在1978后的6年里,军费开支翻了3倍,在政府总开销中的占比更是从1980年代的30%左右迅速攀升至1990年代的54.5%,为中东国家之最。长期的军费开支不但大量消耗外汇储备,使国家债台高筑,更是挤压民生投资,直接加剧了民怨的沸腾。

相比于长期庞大的军费开支,叙利亚国内的经济长期停滞不前。国家的经济重心长期偏向于工业,农业减产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长期的干旱更使农民的经济能力大幅降低。为了应对这一状况,政府一度使用已经捉襟见肘的外汇储备来购买粮食,使叙利亚对外经济雪上加霜。在巴沙尔·阿萨德继任总统后,叙政府一度试图引入外部资本投资来刺激本国经济的发展,但因为没有正确的引导,这些外部资本最先流入了叙利亚的房地产业等投机行业,反而增加了平民的负担,导致民怨沸腾。

伴随着经济低迷而来的是人口的急剧膨胀。人均GDP逐年递减,大学生就业压力陡然增加,到了2011年,叙利亚的失业率达到了30%,而男女青年的就业率处于较低水平,往往在毕业四年后才能找到工作。失去工作的叙利亚人民纷纷投入反政府组织,这成为了压垮叙利亚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刻的叙利亚则是中东的影子,在长期独裁统治下的人民,长期忍受着权威,腐败,贫困和失业的困扰,对政府的不信任和质疑游荡在中东国家的大街小巷,如病毒一般传播到民众的心中,将中东变为一个巨大的火药桶。

阿拉伯之春与叙利亚战争爆发

穆罕穆德·布瓦吉吉,一名普通的突尼斯青年,在事业后迫于家庭的压力摆摊坐骑小贩,但在期间遭受了当地警察和官员的长期的压迫和虐待,以自焚的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来抗议政府,最终不治身亡。他的悲惨经历换来了突尼斯民众的同情,长期以来经济的低迷,物价的攀升,失业率高涨将突尼斯拉入动乱的深渊,史称“茉莉花革命”(得名于其国花)。在国内骚乱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总统本·阿里不得不在29天后逃往沙特阿拉伯,结束了自己长达23年的独裁生涯。

发生于2010年12月的“茉莉花革命”让我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革命的意识在网络上散播开来,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埃及,利比亚等阿拉伯国家纷纷陷入了动乱当中:民众示威,军队内乱,更有利比亚战争等大范围冲突。

叙利亚这一独裁国家也受到牵连。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已故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次子,在长子(巴塞勒·阿萨德)车祸死亡后弃医从政,于其父亲过世后经叙利亚人民议会紧急磋商,在下调了总统就任的年龄(40岁下调至34岁)后顺利经过议会选举继任总统。他是活在其父亲和哥哥政治遗产阴影下的总统,继承了其父亲世俗伊斯兰的路线,同时作为哥哥反贪污斗士的继承者,在其父亲生前协助其执政。

2011年1月起,叙利亚国内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浪潮,巴沙尔执政地位遭到挑战,他也曾向媒体表示将会加大国内改革力度。2011年3月初,几名叙利亚孩子在墙上留下“人民希望政府倒台”等反政府言论,随即被政府军逮捕,受到了长时间的虐待。这件事在叙利亚的社交媒体上迅速为人所知。2011年3月15日起,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接连发生了大规模抗议事件,要求叙利亚政府进行民主改革,并释放政治犯。抗议事件在民众和警察的冲突中升级为流血事件,造成多名人员受伤(7名警察,15名抗议者)。

2011年4月的示威活动在全国多个城市同时展开,流血冲突越发激烈,政府军于同年4月25日起开始武装镇压,造成上千名叙平民死亡或被捕,百余名警察,士兵死伤。同年****,叙利亚安全部队向送葬游行队伍开火后,后者不但给予还击,焚烧政府建筑物,甚至占领了警察局,夺取武器。随后双方进行内部清洗,部分国家部队(警察,军队,叙安全部队)有组织的自发保护抗议民众,而一些叙利亚情报人员和秘密警察处决了部分拒绝对平民开枪的士兵。

2011年7月,叙利亚内部出现分裂,部分军官和政府成员组建叙利亚自由军,目标为联合反对派力量推翻叙政府(阿萨德政府)。但是其内部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而逐渐分裂出走,随即被政府军逐一针对,不断丧失已有领土,而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对带反对派的态度暧昧,不但为自由军提供边境地区组建指挥部,还利用边境的安全区运送物资,支持其攻击叙北部地区。

叙利亚内战持续升温,但双方一直保持着较大的克制。2012年5月25日发生在胡拉的大屠杀则彻底点燃了双方的怒火。2012年5月25日,叙利亚政府军首先使用重武器袭击该叙利亚自由军控制下的小镇,造成部分人员伤亡,随后抵达胡拉的联合国观察员则证实有超过90位平民死亡,包括32名儿童,截至2012年5月27日,据《洛杉矶时报》称此次事件已造成108名平民死亡,包括49名儿童。同年5月29日,据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发言人科尔维勒称,大部分在此次事件中死亡的人民并非遭到重武器袭击而死,而是遭到近距离处决。

对于此次事件,各方态度不一,叙利亚自由军指责政府军应为此次屠杀负责,而叙利亚政府官方则表示叙反对派造成了此次屠杀并诬陷政府。而事实上,没有人能确定是否是政府军所为,幸存者只表示是支持叙利亚政府的武装分子实施了此次行动,并将其描述为“沙比哈”(shabiha,阿拉伯语中魔鬼或暴徒之意,后专指叙利亚内战中穿着平民服装的政府军支持者其中包括部分安全部队成员,有巴沙尔民间部队之称)。讽刺的是,在屠杀开始之前,也就是袭击之后,有叙利亚平民曾向联合国监督员寻求帮助,试图制止大屠杀的发生,但联合国观察员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无论如何,这次事件彻底激怒了反对派,在发现国际协调为骗局后,他们撕毁了安南的停火协议,向叙利亚政府发动全面进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