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国外大女主剧的妙与不妙,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发?

日期:2019-08-25 来源: 评论:

[摘要]即便如此,麦琪的事业高歌猛进,从中城区飞跃到了欧洲各国。麦琪跟经纪人露西的矛盾也不断暴露,经纪人不工作就没有饭吃,而麦琪可以跟着父母享受花费不菲换取而来的度假时光。第一季里,刚失恋的麦琪和怀才不遇的露西,两个人组成的“卢瑟联盟”所带来的强烈...……

即便如此,麦琪的事业高歌猛进,从中城区飞跃到了欧洲各国。

麦琪跟经纪人露西的矛盾也不断暴露,经纪人不工作就没有饭吃,而麦琪可以跟着父母享受花费不菲换取而来的度假时光。第一季里,刚失恋的麦琪和怀才不遇的露西,两个人组成的“卢瑟联盟”所带来的强烈冲击感,悄悄地瓦解了。

第二季依然获得了第76届最佳音乐/喜剧类剧集的提名,但是并未获奖。

相比第一季,第二季将视角放在了群像格局上,古板的教授老爸如何慢慢变得温情,出过轨的前夫也开始改过自新,发挥出在做生意上的天分。女主角的裙子依然复古好看,剧情的趣味点也不少,但是一旦将重心从女主的成长过程上偏移,并且以外力跟“女主的命运挂钩”,剧情显然不再足以被称之为精彩的大女主戏。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系列由Picrow、亚马逊影业联合制作,定位是在家庭喜剧,也有内地影评人认为它是“网红大女主剧”,不够完善和直指人心,但是足够吸引眼球。

有趣的是,这部剧最初是以时装剧的模式进入的内地市场,KOL在宣传推广时大力赞扬了女主的生活态度和一整个衣帽间的漂亮衣服,以及一个流传很广的动图:女主等待丈夫熟睡后再起床卸妆、早晨再提早起床画好妆躺进丈夫怀抱,以恰到好处的慵懒模样醒来,其实时刻保持最佳状态。

彼时大家传颂的理念是:这才叫做精致女人!也许是无心插柳,但是这种宣传方式为《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赢得了内地知名度,使其成为了当时比较知名的女性向美剧,跟时装剧这一类别在内地的缺失其实不无关系。

先真实见骨,再不破不立

同样被称为“网红大女主剧”的还有韩剧《迷雾》,最后结局落在了事业和婚姻两难全的境地,虎头蛇尾,草草收场。

大女主们的完成自我救赎之前所遭遇的困境是最吸引观众的精彩之处,鸡毛一地的事业生活布满荆棘,每走一步都扎出血痕,血淋淋的真实现状才是扎进观众内心的刺。

《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饰演了当代家庭主妇的婚姻缩影,无论是看似风平浪静幸福斐然的家庭,还是丈夫出轨后下意识要抛弃尊严留住对方的卑微和恐惧,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了带有社会文化符号的女性真实困境。

在邻国日本曾出现一阵“昼颜热”,在探讨婚姻道德伦理议题上,不同的文化背景使得女人们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成就观众的观看需求。

尽管这些国内外的大女主剧都有不完美之处,但是可取之处也不该被忽略:

麦琪性格爽朗乐观,摔倒后还要笑着爬起来说脱口秀的姿态充满生命力,才是对象征着苛刻人生的有力回应,也是观众受到鼓舞的核心原因。

高慧兰能够在职场中杀出一条血路,却仍然要面对家庭内部矛盾,对现实的写照戳中了不少职业女性的痛点。

罗子君离婚后的迷茫期是全剧最有看点的地方,再次进入社会时带着羞怯和简单到可笑的天真,到鼓起勇气为了自己和孩子振作起来,也是无数单亲妈妈的现实缩影。

在探讨职业选择方面,美剧《傲骨之战》可以视为2018年内地市场中的“网红剧集”。这部剧是《傲骨贤妻》的衍生剧,延续了之前的傲骨之名,只是主角从艾丽西亚换成了戴安、卢卡和玛娅。

三位女士是职场中不同年龄段的代表,在她们所处的律师行业里,让观众窥见更多关于经济、社会和人性的血肉纷争。

这部剧还提出了“反对物化女性”的tag,比如象征物化女性的奢侈品在片头被扎得粉碎,这个GIF图在社交网络上曾经流传很广,与国内某些思潮能够相对吻合。

这样剧集进入内地市场,基本上是因为它们蕴含的价值观在发挥作用,被看见,然后被认可。而价值观的建立,往往跟真实见骨的剧情有关,推动着大女主们走向不破不立。

女性意识的投射,不只在大女主剧中

有时候,一个配角的出彩戏份往往能引发关注,甚至成为批驳主角人设的利器,而具备时代思维,能够击中观众痛点、嗨点、共鸣点的任何一点,就有可能塑造出受欢迎的女性角色。当然,还要和剧情发展相辅相成,高开低走最终以烂尾收场的口碑剧集也不在少数。

许多大女主剧拥有一整套的华丽剧情模板,却忽略了用最接地气的桥段引发情感共鸣,因此女主角的成长历程看起来虽然异常过瘾,却跟屏幕外的观众没有连接。缺失了连接,也就少了一些深刻。

国内的女性向剧集包括职场剧、时装剧、情感剧、都市剧、家庭剧等等,但不局限在这些类别里才能体现出价值观,比如大男主剧中女性的命运走向、人生态度,也能反映出一二来。

最近热播的一部校园爱情剧《独家记忆》,里面有对大学女孩面对爱情和人生所做出的不同选择做探讨。薛桐和宋琪琪是室友,恰好在竞争同一个保研名额,来自小城市的宋琪琪活得异常努力,但内心脆弱敏感,在“反击”时不小心触及到了薛桐父亲去世的痛点,反而帮助了薛桐想明白了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当两个女孩边笑边流下眼泪地重修于好,动人明快的剧情就塑造出了一半在象牙塔内一半在社会的“半熟女孩”群体,在温暖的氛围里不着痕迹地完成了价值观的输出。

“大女主”不仅是一种影视剧类型,也是当下社会中的一种思潮,它生于时代,折射的是创作者和观众的双重需求。追求性别平等,消除差异化是社会发展进程中必然要面临的问题,女性影视剧受众的需求也会不断提升,即便不是大女主戏,对待女性角色的要求也只高不低。

在不少男性观众看来,女性观众喜欢的大女主剧往往脱离不了幻想因素的加持,那些女主往往有超越常人甚至是男性的某些能力,在虎扑步行街上就有网友发帖表示,“为什么现在大女主的剧这么多?忍不了。”

2018年的《延禧攻略》在收割男性观众上做出表率,突破了女性要追求家庭幸福/事业成功的两条铁规,使得魏璎珞很像是个来自2018年的现代人。和白月光富察皇后的交好,成为了这个时代年轻人不媚上也可以收获真情的绝佳案例,这是打通男女观众情感共鸣的因素之一。

相信未来会有这样的大女主剧,可以拨开血淋淋现实,用戏谑或平和的态度,赢得男女观众的共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