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此役杜聿明率部血战,日军战史载:这是陆军最暗淡时期

日期:2019-12-21 来源: 评论:

[摘要]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战役结束。之后在南岳(衡山)军事会议上,蒋训示:今后的战略和官兵心理,要彻底转变,要开始转守为攻,转静为动,积极采取攻势。长沙胜利使他意识到,采用积极主动的战略,战果是优于单纯防御的。日军在侵华初期取得一些成果,但...……

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战役结束。之后在南岳(衡山)军事会议上,蒋训示:

今后的战略和官兵心理,要彻底转变,要开始转守为攻,转静为动,积极采取攻势。

长沙胜利使他意识到,采用积极主动的战略,战果是优于单纯防御的。

日军在侵华初期取得一些成果,但中国广大的国土纵深,也让日军兵力被极大稀释。与此相对,四处燃起的抗日战火,令其疲于奔命。

由此日方认为,断绝中国外援,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他们妄图侵占南宁,切断运量最大的中越运输线。

日军意图中方亦有察觉,但此时广西海防不容乐观。

承担广西海防的,是桂系夏威部第16集团军。恰逢上峰要把夏威调离,因心怀不满,便躲在老家闹情绪。广西隶属第四战区,战区长官张发奎却远在广东,再说桂省之事他也无法干涉,此处本就是桂系地盘,上面还有个桂林行营管着。此时桂林行营的白长官,正在重庆开会。

加之16集团军一部,又奉命前往广东占地盘,致使日军发起登陆时,守备力量薄弱。

1939年11月,日军第5师团、台湾旅团共三万兵力,由三亚出发进犯广西,17日占领钦州、防城。19日,白崇禧急飞桂林部署反击。

日军推进速度很快,24日南宁陷落,12月4日昆仑关陷落。

短短十几天之内,接连丢失要地,固与准备不足有关,但桂系内部亦存在问题。白崇禧召见175师师长冯璜时说:“大敌当前,16集团军各长官还在闹意见,请你转达他们,放弃成见大局为重。”

白长官语重心长刚嘱咐完,夏威又跟冯璜交待:“抗战是相当长期的,不能把本钱一下赌光。”

打仗最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事先不做充分准备,致敌趁虚而入。等敌已深入境内,方才匆匆组织迎敌。

失去的雄关险隘再想夺回,势必要付出重大代价。

昆仑关位于南宁北50公里,是其天然屏障,关南关北皆为平地。欲夺回南宁,必先收回昆仑关。

至12月中旬,中国军队陆续集结到位。包括中央军、桂系、粤系共5个集团军,约14万兵力。

日军防守昆仑关的兵力共800多人,由一个大队及配属部队构成。

单是守关这点鬼子确实不够看,但牵一发动全身,随着战局深入,敌援也蜂拥而至。

投入昆仑关正面攻击以及打援的是杜聿明部第五军,也是国军序列里唯一的机械化军。不惜血本将该部投入昆仑关争夺,也说明此战过于关键,直接关系到中越交通主动脉能否打通。

第五军名将辈出,下辖戴安澜200师、郑洞国荣誉1师,以及邱清泉新22师。其对手第五师团也不简单,多次重要战役均见其踪,曾在台儿庄遭到重创,那时叫“板垣师团”。兵员多来自广岛,号称“钢军”。

12月18日攻击开始,200师、荣1师用作攻坚,新22师则绕至昆仑关南侧,阻击南宁方向日援。

炮火中方占优,制空权却在日军手里。上百架敌机盘旋于战场上空,不间断轰炸,给攻击造成很大困扰。血战连夜,主阵地几经易手,终于在天明时夺取昆仑关,将守敌压缩在关南几处高地。

到了午后,敌援三木联队到达,与残余守敌合兵一处,展开疯狂反扑,主阵地再度失守。

新22师不是已布好防线阻击南宁敌援吗?这股援军是怎么钻进来的?

别忘了邱清泉有个浑号——“邱疯子”,他竟然擅作主张,故意把三木联队放进来,意图利用战车部队将其一口吃掉。

哪知天不遂人愿,三木联队虽在邱部围追堵截下被打懵,汽车、火炮大部重装备丢失,但步兵力量得以保全,被昆仑关残敌接应突围。

战至20日,守敌已到极限,屡屡向南宁求援,逼得第五师团21旅团长中村正雄亲率主力增援。这次邱清泉没敢将他们放进去,而是拼力阻击。再让这股敌军过去,昆仑关会更难打。

到21日,蒋再也无法忍受战役进展之缓慢,通电斥责:“前方各部如不积极进攻,或限期内完不成任务,以畏敌论罪,就地处置!”

这边中村正雄也急啊!一直被猛烈阻击,无法救援昆仑关守敌,他的末日也即将到来。24日,200师600团以迫击炮集火攻击一群正在开会的鬼子军官,中村当场被炸成重伤,不治身亡。打扫战场从他身上找到一个日记本,上面记着:

帝国第五师21旅团之所以在日俄战争得到“钢军”称号,那是因我们顽强战胜俄国人顽强。但在昆仑关,我们遇到了比俄国人更顽强的军队。

界首高地是昆仑关最高点,也是战役关键。28日晚,200师与荣1师联手总攻。中国士兵的表现令人泣血,他们在身上绑着手榴弹扑向敌人的掩体工事,与之同归于尽。第一波敢死队拼光,第二波、第三波继续跟进……

不甘坐以待毙的日军,同样组织敢死队发起反冲锋,身绑炸药、手舞大刀疯狂反扑。爆炸声、喊杀声,此起彼伏。

29日,中国军队终于肃清界首守敌。该阵地是将士们用命换来的,荣1师3团共九个连,有7位连长阵亡。

此时,21旅团主力恰好在新任旅团长坂田带领下,突破防线进入昆仑关主阵地。日军兵力虽增长到3000余,但经连日苦战已是山穷水尽。坂田命令子弹用光的士兵削竹代兵,有子弹的隐蔽起来施放冷枪,“团灭”宿命已不可避免。

12月31日,坂田自尽。1月3日,杜聿明调集全军各部,对围困之21旅团残敌发起围歼。除零星逃出被外围日军收容,该旅团基本被歼。

中村、坂田两位旅团长先后阵亡,伍(班)长以上军官阵亡85%以上,士兵阵亡4000余人。

即使日军战史也不得不承认:

通观事变以来,这是陆军最暗淡的年代。重庆军队战斗意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在历来攻势中少见其匹。

昆仑关战役共毙敌5000余,致敌伤亡共万余。中国军队伤亡亦有14000余,大多为第五军精锐。

1940年1月10日,国军要员齐聚迁江,商讨下一步作战事宜,白崇禧建议:“乘敌新败,集结兵力一举拿下南宁”。但第五军的重大损失,令蒋心疼不已,不愿再将其投入后续战斗。桂系、粤系等见此表率,自也不愿将实力拼光。

拖延之间,日援军陆续到达,双方力量对比发生实质变化,战机已失。之后第四战区接替桂林行营指挥广西防务,并将司令部由广东迁至柳州。

2月26日,四战区长官张发奎宣布:“当前已无反攻南宁的必要”。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