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吴汉汉

看过《来电狂响》的观众多少会有些意外,马丽这次的角色有些不一样?在这部元旦档上映的话题喜剧中,她饰演了一位干练的职业女性韩笑。

短发,一身黑色职业装,再踏上一双尖头细高跟,在职场上雷厉风行的形象立刻树立起来。老友聚会上几位多年挚友因为公开手机秘密从口舌之争发展到拳脚相见,韩笑安静坐在一旁,直到她爆发,观众才意识到,其实她才是心中秘密最深刻的那位——被上司性侵的阴影让她几欲轻生。“我就希望作为女人、作为女演员能够塑造这样的角色,可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希望她们真正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跟她们探讨应该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去接受,而且要站出来,而不是说默默地去承受。”马丽说。

的确,对于观众而言,“马冬梅”依然是和马丽划等号的一个名字。因为《夏洛特烦恼》和《羞羞的铁拳》两部作品,她成为了喜剧届里少有的“双十亿女主”。

“我只是通过喜剧让大家认识了我,但我是个演员,演员就应该能胜任不同的角色。”马丽并不认为这一次的表演就意味着她在戏路上要发生变化。她的新作《东北虎》是一部黑色幽默的作品。“应该会让观众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所谓的马丽。”她的语气中带着期待和自信。

从舞台、春晚再到大银幕,马丽的职业生涯完成了一次变道。现在的她想念舞台,无独有偶,老搭档沈腾也曾经对《一线》表达过自己对舞台的思念。“我没想到腾哥他也怀念舞台,我自己也是特别特别的痴迷。为什么我们现在那么那么地想念舞台,就是因为我们是从舞台走出来的人,根儿是在那的。”

夏天的《西虹市首富》又一次让观众们讨论起沈腾和马丽的组合。何时观众能再看到两人合作?现在看起来难度确实不小。“大家都有各自的事在忙,看有没有好的作品吧。”她也没有办法给予一个肯定的答复。“之前我们还说呢,说趁观众烦我们之前赶紧先分开吧。后来发现观众对我们在一起演戏是很期待的。”

至于什么时候升级当妈妈,马丽笑了笑:“我也着急啊(笑)后面有一些工作安排、工作计划,只能明年或者后年再说吧。”

专访马丽:作为女人、女演员,希望塑造能帮助大家的角色

腾讯《一线》:这次是什么样的机缘出演了《来电狂响》呢?

马丽:之前和导演于淼和李潇就有一次合作的机会,但是擦肩而过。他们是两个非常有才华的人。这次他们找到我,我觉得不应该再让机会流走了,而且自己看完了本子也非常的喜欢。

最开始韩笑的角色还不是现在电影里的样子,还有很多的可能性。我看完这个本子,我觉得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在整个故事里,她是一个核心人物。首先她是一个职场女性,其实现在很多职场女性的压力都非常大,包括我自己。女性需要抗压,那怎么解决这方面压力的问题?包括面临着成为‘大龄剩女’,所谓的‘女强人’的刻板印象。比如韩笑这个角色其实有抑郁症,每日都需要服药,这是成片里看不到的,但是这是这个人物的一个点。

很多女性在现实中有可能面临的问题和情形,我觉得这个角色都体现出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角色肩负的压力非常大。我希望作为女人、作为女演员,塑造这样的角色,可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希望她们真正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跟她们探讨应该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去接受。而且要站出来,而不是说默默地去承受。

腾讯《一线》:尤其在这种事情发生之后,大多数女性既是受害者,又成为被舆论加害的一方。

马丽:对,女性她不是弱势群体,但是她是需要所有人去关爱的。

腾讯《一线》:电影里韩笑砸碎啤酒瓶的一幕让大家印象很深刻,为可能之前在你以往的银幕作品中这样的表现是很少见的。这是怎么设计的呢?

马丽:其实啤酒瓶是道具,是糖浆的。但是那个情绪,包括怎么样砸出来会让观众觉得特别爽,有情绪上的一个爆发点。其实就像演员演戏不是光靠你那张脸和你的形体,和你的语言。有的时候在道具上也能表现出来你这个角色当时的一种心情。

腾讯《一线》:这场戏也是你角色的‘戏眼’,拍了几条?

马丽:那场戏我拍了12条,那是我这个电影里面条数最多的。因为我们那个是一镜到底,下午定了这个方案之后就一直在排练。7个演员所有的走位,跟摄影老师、灯光老师的配合,我的台词,现场声音等等各个方面。当天下午一直在排练,从晚上8点开始拍,一直一直拍了12条,直到凌晨12点才拍完。

腾讯《一线》:是情绪上更难吗?

马丽:对,我觉得前4条的时候,其实导演他们就说可以了,没问题。然后问我还要来一条吗?我说我要来。

腾讯《一线》:为什么呢?

马丽:因为我觉得可以更好,就是觉得每一条都差那么一点,差那么一点。我不喜欢有遗憾。虽然说最后呈现出来可能还是会有遗憾,但我觉得我应该尽力。

腾讯《一线》:所以你当时表演的时候,比如前4条,你觉得哪里是可以提升的地方?

马丽:对,我觉得就是这个人物她内心对待每一个角色的不同。因为他对每一个角色都有一段话,那个台词不可以像背课文一样,你又不能像说教一样,这个转换是最难最难的。最可怕的是当角色面对自己苦痛的时候,把自己扒光的时候,那一刻太痛苦了。我起初是不想哭的,我觉得哭可能不是高级的表演。但是后来我一想,其实人就是一个情感动物当你情绪到那之后,你不要想去设计,真情流露就是最好的表演。

腾讯《一线》:你自己有参与对角色造型的的设计吗?

马丽:当然有。我其实从学表演到现在我对演员角色所谓造型上是特别讲究的,因为我觉得演员当你造型对了以后,你不用演,你往那一站,观众看着你就是。然后再加上你的表演。造型是可以给你加分的。所以在造型上我和导演一直在沟通,好在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所以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最初她是穿一个暗红色的裙子,短裙。后来我们觉得韩笑这个角色她不会穿裙子。确实穿了更好看,但是我觉得还是要从角色出发。一个很干练的那么一个女强人,而且你想她又被上司性骚扰,她怎么可能穿个超短裙在那每天面对这些人呢,对吧?

腾讯《一线》:电影中没法呈现那么多角色的前因后果。

马丽:对,这个挺遗憾,但是没办法,篇幅就那么长,但是我们自己要做功课,你要对她的前史有一个了解,你自己要有一个假设。我们在探讨这个角色的时候也给韩笑安过,她可能遇到几个男朋友,也有年龄小的,也有年龄大的,都是那种特别渣的。

腾讯《一线》:这回其实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很像戏剧的表演方式。会让你更想念之前舞台表演的生涯吗?

马丽:我不只是想念那么简单。其实我一直在做一件事情,想做一个话剧,想做一个让自己满意、让观众满意的话剧。因为我觉得单纯搞笑……观众是喜欢看我演喜剧,我也喜欢演。但是我希望在能让大家笑过之后有一些反思。比如说这个电影,有更多的思考,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腾讯《一线》:这回单从你这个角色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喜剧元素。这个是不是也是吸引你加入的一个原因?

马丽:我倒是没有想过它是不是喜剧,这个倒不重要,我还是挺喜欢演喜剧的,更多的是这个角色的魅力。我只是通过喜剧让大家认识了我,但我是个演员,演员就应该能胜任不同的角色。

腾讯《一线》:你的新戏《东北虎》是一个黑色幽默的作品,这个角色是怎样的呢?

马丽:我相信这个戏应该会让观众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所谓的马丽。我在里面扮演一个孕妇,完全居家的一个东北女性,其实我觉得她跟马冬梅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她对家庭、对爱人的这种全身心的投入,可能为了自己爱的人会放弃一切。所以我还挺喜欢。我觉得我演的很多女性角色好像都是这种,为爱痴狂。

但是《东北虎》里面的这个美玲她是非常有智商、有情商的人,她可以为了保住她的家庭,她用了一些方法,但是这些方法是高级的。做小三的时候不是像现在大家看到的,我拿着手机拍,我打你,这种,其实我觉得两个人不相爱了,分开是最好的选择,不要强迫在一起。但是美玲选择了一个非常高级的方法,让她的老公又重新回到了家里,这个值得女性们去学习一下。

腾讯《一线》:比如说出轨并不是所谓零容忍的事情,生活中很多的复杂性,不能简单的用错与对来评价。

马丽:我小时候我想过,如果我的男朋友出轨的话我一定是零容忍。当这个事情真的发生在你身上之后,其实你突然发现,你的想法会改变。因为你喜欢他也好,或者因为你的年龄在增长。作为一个成年人有很多的可能性发生,多一些包容,多一些理解。当然出轨是不对的,但是,还是应该做好自己的本份吧。

腾讯《一线》:你刚才也说自己很喜欢演喜剧,大家也希望每次沈腾出新作能跟马冬梅一起。你们近期有机会再度合作吗?

马丽:现在因为我们各自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所以还没有合适的剧本我们在一起创作,如果有的话,我们跟观众是一样的,因为观众喜欢看,我们就一定会演。当时我们还说呢,说趁观众烦我们之前赶紧先分开吧,后来发现观众对我们在一起演戏是很期待的。

而且我们前一段时间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还说呢,我没想到腾哥他也特别怀念舞台,我还以为他是那种演不动了的呢。因为年纪大了嘛。别人我还真的不太知道,我自己是特别特别的痴迷。结果后来那天聊天,腾哥说,哎呀,我现在太想回去演话剧了。我说我的妈呀,我现在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那么那么的想念舞台,就是因为我们是从舞台走出来的人,根儿是在那的。所以有一种你要永远不能忘本的感觉。所以我挺期待的和他再次合作的,不管是话剧,还是什么,能有一个好的作品,能够尽快地和观众见面。

腾讯《一线》:你最近自己创作的新作,大概是什么样的进度了呢?

马丽:剧本已经推翻了差不多五六稿了。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因为我觉得创作的时间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的结果。所以过程痛苦一点不怕,但是一定要有一个好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