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

保险理赔调查员眼中的骗保:有人推8岁女儿下山,有人普吉岛杀妻

日期:2019-09-25 来源: 评论:

[摘要]来源| 后窗工作室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保险,动不动数十万数百万,乃至千万的理赔金,对多少家庭来说,非常诱人。2018年,又有多起骗保案走入公众视野,上了网络热搜。假装自杀、谋划杀人,为这“万恶之源”谋划悲情戏,连基本的道德底...……

来源| 后窗工作室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保险,动不动数十万数百万,乃至千万的理赔金,对多少家庭来说,非常诱人。

2018年,又有多起骗保案走入公众视野,上了网络热搜。假装自杀、谋划杀人,为这“万恶之源”谋划悲情戏,连基本的道德底线都可抛弃。

骗保的手法越来越高明,资金也越来越大。

吴文兵曾在老家县城的刑侦大队工作了一年,之后从四川到深圳做保险调查。在他12年的从业生涯中,见过各种涂满欲望的故事。

“跟利益打交道的。我们是跟贪婪斗争的,见过人贪起来有多丑,也知道不少故事的结局。”

本文部分案例来自这位在一线奋斗的保险理赔调查员,这些骗保案例令人难忘:

01

2018年10月,张英同丈夫张凡(均为化名)携女儿一同去普吉岛旅游,这位天津男子在泰国的酒店里将妻子的头按进泳池里。案发后,父亲在他新房的被子里找到了4张定期寿险保单,保额逾千万。被保险人是男人的妻子,受益人和投保人均是他自己。如果妻子在合约期内,因意外或疾病身故、残疾,这个男人将获得巨额赔付。张英家人认为是女儿的丈夫为了巨额保单杀了人。

02

有个50多岁男子,有三四个孩子,因为肝癌去世。案子的可疑之处就在,保险公司的观察期有90天,他过观察期一个月就出险了,一共两份保险,重疾险和寿险死亡的,大概要赔三五十万。这个男人是广东农村的,在深圳卖缝纫机,家里条件不太好,竟花了8000多元买商业保险。

之后某天,我们没有提自己调查员的身份,就说是保险公司过来慰问的,访问了被保险人的老婆。聊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在打破对方防备心之时,话音一转:“把你老公的医院病历都拿出来,我们拿回去给你写申请报告,批下来就能拿钱了。”她就去床下边翻,结果就看到,早在投保之前几天,被保险人在东莞就被怀疑有癌症了。

03

有个40多岁的男子,2008年左右,因为金融危机,负债几千万。一岁多的孩子生病了,医生说的诊断方案是要换小肠,手术费至少也几十万。

走投无路之时,他认识了一个刚从牢里出来的朋友,给他出了个主意,伪装意外身亡骗保。

后来,这个男人的尸体在公园的角落里被发现了。手被绑在身后,口袋被人掏空翻了过来,头上套了一个家庭常用的塑料口袋,用宽胶带缠了很多圈,窒息死亡。

警察起初以为是抢劫杀人,但在调查他最后的活动轨迹时,发现离现场两公里左右,有一个肯德基,他在那里跟人招手。而这个男人保额挺大,他在很多家保险公司都投了保,加起来大概4300万,每家公司至少也有几百万。

04

有些案件明明知道可疑,但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只能理赔。

一对再婚夫妻,都30多岁,两个人通过微信摇一摇认识,一个月领了结婚证,女的给男的买了保险,保额200多万。

两个人结婚没多久,有一天,男的感冒发烧了,躺在床上。他老婆做了一锅炖菜,加了很多水,除了卧室门没关,其他地方的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她出门打麻将去了。后来,锅里的水扑出来了,把火灭了,煤气泄漏,男的一氧化碳中毒过世。

05

一个母亲把自己的脑瘫孩子推进了池塘,拿到保险公司赔付后几个月就被同村人告发了。

06

一个女人用自己表姐的身份证和社保卡去治疗宫颈癌,用表姐的名义申请了保险理赔,两个人长得很像,保险公司没核查出来,赔付了30多万。两个人用这笔钱开快餐店,把旁边的店子挤倒了,对方听说了这事儿,告发了她们。表妹后来被判了七八年。

07

湖南新化琅塘镇的戴某花在朋友圈留下绝笔信后,带着一对儿女离开了人世。次日,三人尸体在该镇一处水塘被打捞上岸。12日,戴某花丈夫何某投案自首。

此前,丈夫因欠10余万元的网络贷款选择假死骗保,在保险公司买了一份意外保险,受益人为自己的妻子,之后便伪造了开车溺水身亡的现场,躲藏了起来。

08

一个在广州打工的男子,40多岁,收入不太高。他申请住院津贴理赔已经是第二次,还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同样住了十几天院。我们接到后就觉得疑点蛮多,因为这不是一个严重到要住这么多天院的病症。这个人的保额不大,住了十几天申请理赔四五千,但后来在同行业排查,发现这个人在五六家医院都投保了。

09

一个8岁的女孩从高处坠落死亡,保额是20万。疑点在于这个年纪的孩子从高处意外失足不太常见,而且,在几个月前,事发地福建就发生过一起杀害孩子骗保的案例,很自然的就会联系在一起。

这是家里第二个女孩,父母一直想生一个男孩,但是因为计划生育生不了,而且这家的大人经常打骂女孩。调查员跟这个家庭接触时,他们一直强调是意外,后来有些害怕,就说“我不要这个钱了”,但这时不是要不要赔偿的事情,涉及到杀人骗保,要把线索转交给警察。

……

吴文兵回忆说:“有时觉得这行做的有点像警察的活,但跟警察太不一样了,没有那样的权力。很多时候会走弯路,也很难拿到我们需要的证据和资料。”

骗保案例时时都有,但制裁政策也在逐步完善。

近期,国家医疗保障局和财政部的奖励办法已提到,举报骗保案件,将得到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奖励,举报人最高可获得10万元现金。

骗保有风险,骗保也越来越难。这道道德与法律的红线,难道还值得去跨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