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侵华日军中的第一个“军神”,在中国如何死去的?

日期:2020-01-01 来源: 评论:

[摘要]不求同年生,只愿同日死,是义结金兰的誓言。但对日军士兵江下武二、北川丞、作江伊之助来说,却不是这样。1932年2月22日,这3个同为21岁的一等兵,在中国上海的战役中,一同上了西天。奇怪的是,他们是被自己的武器炸死的。更奇怪的是,他们虽籍籍...……

不求同年生,只愿同日死,是义结金兰的誓言。

但对日军士兵江下武二、北川丞、作江伊之助来说,却不是这样。

1932年2月22日,这3个同为21岁的一等兵,在中国上海的战役中,一同上了西天。

奇怪的是,他们是被自己的武器炸死的。

更奇怪的是,他们虽籍籍无名,身处军队最底层,却一死成名,成了昭和年间第一个“军神”,至今在日本仍有他们的神位。

此事为何?

昭和“军神三勇士”

一等兵,是日本昭和年间陆军军衔系统中,最低的一个层级。

按将、佐、尉、曹、兵来分,它属于“兵”序列中,中间的一级。上有兵长,下有二等兵。

一般士兵,入伍后混个一年半载,差不多都能升到这个衔上。

江下武二、北川丞和作江伊之助这3个人,就是这样的无名小卒。

在日本,普通兵与士官比,待遇很差,与将官更是天壤之别。

因为在日军系统中,普通兵是一种没有学历的义务兵。而学历是日军内部特别倚重的“阶级线”。

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只有在“兵”这个层次混混而已。

说白了,就是永远被士官们指挥的炮灰。

日本旧时陆军军衔

所以,江下、北川和作江3个人的命运,从入伍之前,就似乎注定了。

先说江下,生于佐贺县神崎君莲池町,从小在煤矿打工,听说部队“养人”,他和哥哥、老爹都报名进了部队;

另两人北川和作江,都是长崎县北松浦郡农民子弟,参军前在家辍学干农活、学木匠。

能够应征入伍,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命运的改变了。

3人都出生于1910年。

在1930年时,他们在各自的家乡通过征兵体检,走进日本陆军兵营,成为福冈县久留米市工兵队的一员。

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他们随独立工兵第18大队来到上海,开始罪恶的侵华战争。

事变发生在1月28日,3人被炸死,发生在2月22日。

我驻上海守军奋勇抗击,浴血奋战,数次打退日军的进攻,粉碎了日军司令官盐泽幸一“4个小时解决上海战事”的妄言。

最后,盐泽被免职回国,换海军中将野村吉三郎。

但事实证明野村也不行,又被换下,陆军中将植田谦吉上。

国内的陆相荒木贞夫还放出话:不行再往上海派2个师团,把白川义则大将派过去。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植田谦吉倍感压力,向中国守军发起疯狂的攻击。

抗战中铁丝网配图

2月21日,植田下死命令:明天早上5点半前,必须控制庙行阵地。

庙行,今上海宝山区庙行镇,彼时是上海北郊,蔡延锴率19路军在此筑起牢固的防御工事。

层层铁丝网加拒马,后面架上重机枪,让日军举步维艰,久攻不破。

22日凌晨将近5点,离植田的期限只剩半个多小时,铁丝网还没有突破,工兵队长急得嗷嗷直叫。

他拉出2组“精兵强将”,组成敢死队,抬着“急造爆破筒”去破障。

“急造爆破筒”,是一种战场急用的一种非制式爆破装备。

平时爆破障碍物,用一个爆破筒即可。

而急造爆破筒,是把3个普通爆破筒组装成一个,用竹竿包裹起来,制成一个4米左右的超级破障“神器”,由工兵敢死队抬着去破铁丝网。

这其中一组,就是这3个倒霉的一等兵。

急造爆破筒怎么做的

在机枪掩护下,北川、江下和作江3人抬着4米长的竹筒,一点点向铁丝网靠近。

在快贴近铁丝网时,3人被我军发现,前面的北川被击倒,但后两人引燃了引信,未及逃脱就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最后的结果是,3人当场殒命,铁丝网被炸破了一个口子,日军得以冲破障碍。

3人因此“立功”最大,被军部层层上报嘉奖。

陆军大臣荒木贞夫赞他们为“爆弹三勇士”,后来报纸更煽情地称他们为“肉弹三勇士”。

日军对“3勇士”的画图

“肉弹三勇士”立即被军部当做军国主义的榜样大肆吹捧。其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

22日一死,随军记者就大肆报道,各报纸争相煽情,军国热浪在国内掀起一波又一波,仅仅三四天后,就有4个公司要争着拍电影。

一周之后,拍出来的无声电影就开始在歌舞伎座上演。

媒体意犹未尽,开始动员社会民众为“军国家属”进行捐款。几家报社使出煽情的看家本领,明争暗赛,看谁募捐的多。

最后,《朝日新闻》募得34549日元,另一家报社募得30575日元。

三五万日元现在看来不算多,但在那时是巨款,1个一等兵月薪才10日元不到。

③征集“三勇士之歌”

军部授意,报社主导,面向全国征集“三勇士之歌”,1个月不到,应征歌曲达20弯首。

最后选出一个中奖者,公布演奏会在大阪中央公会堂举办,6000人到场齐唱,歌颂法西斯侵略,举国疯狂。

日本儿童在“三勇士” 前

3人破格被晋升两级,一等兵变伍长,天皇授予金鸱勋章。

在家乡为他们举行街村葬礼,在东京等地铸造铜像纪念碑,后移入靖国神社,称为“昭和年间第一个军神”。

⑥编入小学教科书和歌唱材料。

官方和报界的大肆宣传,让“三勇士”真的成为了军国之“神”,他们广泛渗入民间生活,蒙蔽了越来越多的无知青年。

木偶剧院里上演他们的“事迹”,女人的发型中,也出现了一个“三勇士发髫”,甚至巧克力、糖、饼干的造型或名字中,也出现了“三勇士”的“logo”。

总之,日本军国宣传,成功把3个无名士兵,升格为历史符号,军国进入疯狂的“肉弹时代”。

日本“三勇士”的雕像

除了力度大、规模大、影响大,“三勇士”事件中,还有一个“大”,那就是欺骗大。

根据二战日本小学课本教材上的说法,北川、江下和作江3人是在引燃爆破筒引信后,明知几秒之后就会爆炸,却仍然抬着靠近铁丝网,最后与爆破筒同归于尽。

但此说后来被日军内部人士捅破。

“一·二八”事变的肇事点火人、日本特务、男装丽人大汉奸川岛芳子在策划事变后说,3个人之所以被炸死,是由于军方制造的爆破筒引信太短,3个人没有逃得及才命陨战场。

这一说法,在战后的东京审判中,也被田中隆吉证实。

“如果把炸药的导火索定为1公尺(1米),炸毁铁丝网后,是可以返回原地的。但上级错误地把导火索减为了50公分,因而造成了这3个士兵的死亡。”

事变时,田中隆吉是日本驻上海公使馆的武官助理,“中国通”、特务头子,同时也是川岛芳子的“授业恩师”兼床上情人。

两人在上海一手策划了“一·二八”事变。川岛芳子也因此在日军中“威望”大增。

不过事后芳子四处显摆自己,道出了“三勇士”死亡真相。田中大怒,通过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把她调回了东北伪满。

川岛芳子,又名金壁辉

其实,即便芳子不说,军部也是知道3士兵死亡真相,并非如小学课本所说,什么作江死前还奄奄一息地问成功了没,得知成功后,大喊一声“天皇陛下万岁”,然后死去。

真相没这么忠烈。

据战后日本不断发掘的史料,事实上这3个人并不想去当炮灰,但工兵队长在破障大限压力下,强令他们出列,抬炮筒去送死的。

他们死后,随军记者没有弄清真实情况就写了报道,或者明知道不真实却仍然以讹传讹,最后报界与军部一手打造、捏造了一个举国疯狂的“军国英雄”。

一个捏造的“英雄”神话,被吹捧了几十年,吹进了历史,吹进了神社,吹成颠扑不破的精神和文化。

这就是“昭和第一军神”的真相。

当时“三勇士”之歌的宣传

对历史,我们不但要知真伪、知来源、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为军国日本侵略扩张当炮灰的日本一等兵、二等兵们,战争中死得不计其数,但唯独这3个小人物“名垂军国青史”。

可以说,他们的成名,是有独特的历史背景的。

具体来说,有2大背景:

①3人死的时间特别,正处于九一八事变4个月之后。

此时在日本国内,正是军国主义控制内阁,准备大举侵华的关键时刻。

3个月后,军国分子就枪杀了主张“与中国为善、反对建立满洲国”的首相犬养毅。

在这档口,日本军部迫切需要唤起全国民众对侵略扩张的“军国狂热”。

3个人的“肉弹事迹”,正符合军部的需要。

所以,他们怎么死的细节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最需要的时刻,主动“肉弹”了。

换句话说,他们仨死的是时候。

“三勇士”墓碑

②报纸的需要

有人会问,为啥报纸需要弄虚作假?

是的,报纸是以讲真话为生命的。但是,如果以生存为条件,那么很残忍,真话是可以不讲的。

1931年,日本新闻市场上只有两家大报《每日新闻》和《朝日新闻》,其发行量是240万和140万。

另外一张《读卖新闻》在夹缝中行将倒闭,只有30万份。

为了抓住社会心理扩大发行量,《读卖新闻》的社长正力松太郎以九一八事变为契机,大肆渲染报道军国情绪,在日后的每一步侵华战争中都抓住战争题材大做文章。结果发行量大增,1938年达到100万份。

一个日本历史学家说:

“对于把战争报道作为商品的报纸来说,战争是最好的机会,是销售的大好时机。”

二战日本报纸

军国主义控制下的新闻审查,让报纸早已经失去了讲真话的勇气,枪杀、拷打记者的事件屡见不鲜。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3个士兵如何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死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新闻商品”,拯救了发行量。

所以,在军部和报界生存需要、相互需要之下,一个以传播“假相”为利益诉求的媒体,不假思索地造就了“肉弹神话”。

这就是“肉弹三勇士”的出笼始末。

===================

参考文献:

色川大吉《昭和五十年史话》(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南晨《鼓吹与粉饰:日本媒体的战争责任》(《文史博览》2015年5月)

増子 保志《肉弾三勇士と戦争美談》(“日本国際情報学会誌”第12卷2015年12月)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