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

太虚大师: 佛法可以对治中国人的八种通病

日期:2019-09-06 来源: 评论:

[摘要]清末民初,新旧交替,新旧思想的碰撞成就了一位了不起的佛学大师——太虚大师。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圆即佛成,是名真现实。太虚大师是现代佛学泰斗,首开“人间佛教”思想先河,是现代佛教革新的伟大先驱。大师以佛法为中心,对特定历史时期里的国人民...……

清末民初,新旧交替,新旧思想的碰撞成就了一位了不起的佛学大师——太虚大师。

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

人圆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太虚大师是现代佛学泰斗,首开“人间佛教”思想先河,是现代佛教革新的伟大先驱。大师以佛法为中心,对特定历史时期里的国人民族性有深入了解。

这些透彻的分析,对于如今身处这个复杂社会的国人依然有重要意义。今日,为大家分享太虚大师的文章《佛法可以对治中国人的八种通病》。

国人第一大病,乃在混沌

此征之代表中国人最高心理之所谓太极、所谓自然者可知也。孔氏书之太极既系指阴阳未分明时之混沌气象,而老氏书之自然亦惟窈冥恍惚之是称。

因此中国人于一切心境,皆以不解解不了了之混沌恍惚为第一义谛;循是以学佛,遂喜附会无为无分别等名句为玄妙,而不一证其实际。

而佛法于中国,除极少数专深者之外,亦仅发生一种糅合中国旧谬思想之罪业报福迷信,于真正佛法概不起何种关系也。

今欲治中国人之通病,非先破除此根本的混沌心理不可。其对治之道则在实证,必一切事事物物非从根本上亲讨得一个尽量的彻底真实证明,断不容轻易放过,以让他混沌恍惚过去,则宗教、政治等乱象庶有澄清之望。不然者,经世利群,出世修道,胥永堕在漫漫黑雾冥冥长夜中,将无一而可也。

中国人第二通病,乃在侥幸

此由根本的心理混沌恍惚之故,不究其所以然之本因,但著其当然之结果,迷为自然,昧由天命,于是只问运气之如何,不论行业之如何,常乘机取巧以贪便宜,祈福禳祸以工趋避,但冀不为而得、不作而获,以图一旦之侥幸。

欲对治此病,则在明因,若能破除混沌心理而得个真实证明,则正因果之理了然自见,必须深察乎长远微奥之因果,有森然秩然不可侵犯之大法,而见决无便宜可贪与趋避可工,庶能不惊浮伪,由敦朴力行以求达所达之地。否则,但望收获而不事耕耘,终无幸得也。

中国人第三通病,乃在懒惰

既专望侥幸而获,则懒惰乃势所必至,种种取名弋利之法殆无一实事求是、精益求精者。诸业废弛,百工枯窳,惟以坐享游食、端拱无事为高贵,皆懒惰之征也。现今世界诸国民,无有能及中国人之懒惰者。欲对治此病,则须修佛法之精进行,然若能确知正因果之理,当不期然而自能精进矣。

中国人第四通病,乃在怯懦

懒惰沿习,不惟于德能无所增进,必将损其本能本德而怯懦成性,亦属势所必至。欲对治此病,须修佛法之勇猛行,但若能精进勤行,则怯懦之习不难自除矣。

中国人第五通病,乃在顽傲

由混沌、侥幸、懒惰而至于怯懦成性,纵有胜善,亦不能勤勇求益、改造创作,则势必至于顽劣弇陋,而对于其余之优越者强以色厉内荏之虚骄傲气临之,此皆中国人之老病根。佛法来中国数千年所以不能沾实益者,亦由乎此。当修佛法之惭愧行以对治之,但混沌、侥幸、懒惰、怯懦之病去,则此顽傲之病亦自除矣。

中国人第六通病,乃在昏乱

此为近二三十年来新发生之病,以为强有力之外势所侵压,非复色厉内荏之虚骄傲气所能镇临,既失其藉以自固之圉,而以混沌、侥幸、懒惰、怯懦、顽陋之头脑,大受外来强有力潮流之打击,其安能不头昏眼花手忙脚乱乎!于是昏不知辨,乱起行动,此实为中国人二三十年来之恶现象。

欲去此病,当医之以佛法之慧定,由昏而乱,亦须由慧而定,必须以大慧照破一切环境而不为摇惑,乃能泰然安定、择善而行,成真正之进化,而治本之法仍从破除混沌心理做起也。

中国人第七通病,乃在厌倦

此由昏眩中乱碰、乱撞、乱取、乱舍、乱迎、乱拒之既久,如白云苍狗一般,刻刻变换,不可执捉,徙奋勤劳,空无实效。入世求冶,不胜烦恼之困;出世学道,又为邪见所误。于是吃吃困困、游游荡荡,一切厌倦,毫无远志!

此当修佛法之深远心以对治之,所谓甚深心、广大心、长远心、坚久心,处处存深忧远虑之心,而进求常安永善之道,庶可挽救也,然此非先事由慧而定之定慧不为功。

中国人第八通病,乃在贪狠

此由厌倦所生反果。盖人皆厌倦,无复深心远志,一部分流于颓丧,一部分激变为贪狠,只图目前之快意,以遂财色权荣之欲,不管如何害民、害国、害家、害友,甚至不顾体面、不恤名誉,皆能下得狠心以为之,此以近三四年来为最甚。

非发平等大慈、同体大悲之心不足以救矣,然若能稍存深意远志,贪狠之焰自戢,层溯其本,必先治混沌之病乃可。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