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24年中国品牌“红牛”或被拱手让人,泰国天丝发文“大获全胜”

日期:2019-12-24 来源: 评论:

[摘要]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驳回中国红牛方面此前提出的对红牛系列商标权益的诉求。随后,泰国天丝及代理律师机构随即发表声明,以“大获全胜”来评价这一判决。中国红牛方面也发表声明表示,将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继续上诉,并强调...……

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驳回中国红牛方面此前提出的对红牛系列商标权益的诉求。

随后,泰国天丝及代理律师机构随即发表声明,以“大获全胜”来评价这一判决。中国红牛方面也发表声明表示,将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继续上诉,并强调:

中国红牛是“红牛系列商标”在中国市场从零价值至数百亿市值的唯一投入方和贡献者。中国红牛在该案件中的核心诉求是,请求法院确认本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合法权益,即有权使用“红牛系列商标”并享有其上所附收益等合法权益,而非请求法院确认本公司为登记注册的商标所有权人。

1984年,刚满30岁的严彬白手起家,靠在泰国唐人街做学徒、打苦工艰难积累起原始资金,从0创立了华彬集团。

在1995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之前,严彬决定回国避难。但是在国内,他发现国内有健力宝、有汇源、有娃哈哈,却并没有任何的功能性饮料。于是他返回泰国,找到了红牛饮料的发明人、泰国天丝集团创始人许书标,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将红牛饮料引入中国。

由水、糖、咖啡因、纤维醇和维生素B合成的红牛,是一种能够刺激大脑的功能性饮料。在泰国广受倒班工人和卡车司机等蓝领欢迎,但是到了国内却鲜有人问津。

一方面,面对当时市场普遍的“1元产品”,标价6元的红牛实属“天价”:需要红牛来提神醒脑的蓝领阶级压根消费不起;另一方面,功能性饮料对于90年代的中国人来说简直就像个骗局——很少有人相信除了咖啡之外还有一种饮料能够有令人亢奋的效果。

于是严彬带着红牛再次找到国家主管部门,一项一项比对审批条文,调整配方,找专家论证功效性及安全性,终于使之合规;

在商标注册环节,严彬发现红牛的“斗牛”商标图案已经被人注册,他自己垫资30多万元,耗时大半年,终于买断了对方对该商标所有异议的权利主张,96年底顺利注册下来。

历经层层检验过关、审批,红牛成为首个拿到国家保健食品批文的功能饮料。

随后,央视广告、地推展销,各种场合里,严彬都带着自己的国内团队冲在第一线。

在这个过程中,泰国天丝并没有给予过多支持,无论是资金还是公关费用上,严彬都一人扛起了重担。1996年,万人空巷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期间,一句“红牛来到中国”的广告语引起亿万观众注意。

那背后,是严彬自掏腰包,买下了两个亿的广告费。在此期间,泰国天丝拒绝出资,隔岸观火。

但事实证明,这2个亿的投资物超所值。从那天开始,中国红牛把一罐6块钱饮料卖出200亿年销售额,24年不涨价、累计卖出300亿罐。

2005~2015年,红牛由此前连续十年的不足2亿罐年销量猛增至55亿罐,连续五年保持25%以上增速。2015年,红牛营收达到惊人的230亿,仅广州一座城市就卖了10亿销售额。

2016年,据尼尔森零售数据统计,红牛在中国功能饮料市场上的份额达到63%。牢牢占据整个功能饮料罐装市场8成以上的份额。

2012年,泰国红牛饮料的发明人许书标去世。

许氏家族继承人开始对中国卒起发难。泰国天丝第二代继承人开始频频以第三个10年的商标许可工商备案为掣肘,对中国红牛发难。

二十多年的合作关系就此崩坏。

一边,泰国天丝多次指责严彬谈判没有诚意。另一边,天丝的种种行为也挑战着严彬的谈判底线,比如对中国红牛控制权的争夺,甚至通过天丝与华彬集团离职前高管深度合作,可能让中国红牛经营、团队、法务、销售方面的关键资源信息失于保密。

2016年,双方纠纷一再升级,泰国天丝对中国红牛展开大面积诉讼,市场与舆论层面也开始激烈争夺,相互发起的诉讼案件达数十起。

红牛商标岌岌可危之际,中国红牛迅速进行了120多件防御性商标的注册和多品类商标的保护。在这场商标保卫战中,作为商标注册登记人的泰国天丝只出现在法务联席会议上,出具注册资料和听取汇报。

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驳回中国红牛方面此前提出的对红牛系列商标权益的诉求。

“一旦中国红牛在商标争夺战中告败,消费者很可能再也见不到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取而代之的是欧版红牛、泰国红牛、红牛安奈吉等等,中国红牛将不得不像当年健力宝的境遇一样,停留在两代中国人成长的记忆中。”有人如此忧虑。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