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

青花郎官宣涨价79元/瓶,市场:幅度低于预期

日期:2019-08-14 来源: 评论:

[摘要]官宣终于来了,青花郎正式涨价。文/张津京5月24日,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下发《关于青花郎出厂价格调整的通知》,根据《通知》内容显示,从2019年6月1日起,青花郎出厂价在原有价格基础上普遍上调。其中,三款500ML*6的青花郎单瓶出厂价...……

官宣终于来了,青花郎正式涨价。

文/张津京

5月24日,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下发《关于青花郎出厂价格调整的通知》,根据《通知》内容显示,从2019年6月1日起,青花郎出厂价在原有价格基础上普遍上调。其中,三款500ML*6的青花郎单瓶出厂价上调79元。

这是继5月7日郎酒集团下发青花郎停货通知后,正式的涨价官宣。市场普遍对青花郎涨价本身表示很淡定,但对涨价幅度略有诧异:

相对于行业内其他名酒的提价幅度,青花郎这次的涨幅却低于了此前很多行业人士的预估。因此,有经销商第一时间转发朋友圈,认为投资青花郎机会来了。

很神奇,古蔺郎酒和同为酱香酒的茅台,都在赤水河流域。

有人说赤水河是中国版图上最为香醇的一条河,流域内美酒无数。尤其是从茅台镇到古蔺这一带,49公里被称为是中国的“黄金河谷”。

这两年茅台的一飞冲天,其实背后也有这条河的影子。

酱香酒本身酿造需要极其复杂的工艺,其工艺分制曲、制酒、贮存、勾调、检验、包装等环节,繁琐程度几乎让所有人感叹费时费力。而且很奇怪,离开赤水河“黄金河谷”的水土,再酿出来的酱香酒,就不是那个味道。

古蔺二郎镇旁,一河一桥连接川贵两地

建国后,茅台酒厂曾响应号召,出人出料在遵义市郊区想再建一个茅台厂,但是最终酿出来的酒根本达不到出厂标准。

正因为此,地域水土对酱香酒产量的限制非常明显。

郎酒掌门人汪俊林曾感慨:

“包括茅台、郎酒、习酒在内,整个赤水河,酱香白酒的年产总量不超过20万吨,而且将长期不超过20万吨,因为万吨以上规模能做酒的土地,在赤水河的黄金酿酒带,已经没有了。”

自然环境、地域的天然壁垒,给了酱酒行业“限制”,也带来酱香酒的稀缺和高附加价值。

并且,酱香酒的酿造很费时间。

所谓酒是陈的香。不管是茅台还是郎酒,其基酒生产工艺流程周期可以长达一年。端午踩曲,重阳投料,酿造期间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这还不算此外可能长达数年,甚至十年以上的储存期。

因为,只有长期储藏才能产生这种存在于赤水河的独特酱香。而这种酱香其实就意味着,每一瓶出厂的茅台和郎酒,都已经是存放许久的陈酒。

另外行业内还流传着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历史偏爱茅台,大自然更爱郎酒”。

为何这样说?虽同处赤水河谷的酱香黄金产区、且同样传承着千年工艺,但相比于历史赋能的茅台,郎酒更得大自然偏爱。

央视纪录片《再说长江》曾报道过郎酒独得上天恩赐,拥有的全球最大天然藏酒洞群——目前主要包括天宝洞、地宝洞、仁和洞。这里常年保持19-21℃的温度及60-70%的湿度,洞中储酒两年能赶上外边三年。

而储存方式和时间,正是酱香白酒品质的关键要素之一。

立足于此,郎酒建立了“生在赤水河、长在天宝峰、养在陶坛库、藏在天宝洞”的独特酿酒法则,并以此构建出了一个独特的“生长养藏”生态体系,耗时10年打造了郎酒庄园:

媒体报道曾在报道初具规模的郎酒庄园,感慨到:青花郎通过这个酒庄,完成了品牌升华,将品质酿造特色生动完整地呈现在了来客眼前。

这样好的贮藏环境下,相较茅台出厂的每瓶酒5年的窖藏期,青花郎还在坚持不贮藏满7年不能出厂,甚至市面上还有超过10年贮藏期的青花郎流通。

这其中潜在的价值,其实不可估量。

名酒涨价,根本不是新闻。

先说茅台,这两年的酒价几乎一年一个台阶。

2012年,茅台的出厂价已到819元,2017年底,茅台再次把出厂价提价至969元。而到了2018年1月,茅台要求经销商必须按照1499元/瓶的标价,销售飞天53度500ml茅台酒。

但市场上茅台酒的价格却依然被炒高,甚至出现了2000元/瓶的零售价和断货现象。

五粮液也不甘寂寞。

第八代经典五粮液(普五)已经在5月21日上市,新品的出厂价确定为889元左右。同时,五粮液多家经销商向核心客户下发调价通知,称第八代普五上市后,终端建议供货价调整至959元/瓶、终端建议零售价上调至1199元/瓶。

其他名酒也动了心思。

最近洋河大幅提高海之蓝、天之蓝、梦之蓝等的供货指导价,据说最高涨幅超过20%。而经常跟五粮液对标的泸州老窖已经提出2019年提升终端价格的计划,现在国窖1573在华北部分区域已经停货,预计涨价消息很快会传出。

但相比较这些名酒动不动几百元的提价规模,此次青花郎每瓶仅提高79元,确实有点出乎市场之前的预判。

毕竟作为茅台之外另一大酱香酒品牌,青花郎被行业认为是“价值被严重低估,且在社会存量极少的情况下,升值空间较大”的产品。这一点也是这两年青花郎的老酒拍卖异常火爆的原因之一。

刚刚结束的2019陈年老酒春季拍卖会上,1瓶1978年的郎酒,以36万元的竞拍价格,刷新了郎酒陈年老酒的拍卖纪录。

甚至年份比较近的酒,在市场的价格也出现了几乎翻倍增长。

4月30日,2011年青花郎瓶贮年份酒上线中国酒交中心,一上线即告售罄涨停。一瓶2012年瓶贮年份酒,目前已涨至1600元/瓶;2010年前后的青花郎,已超过3000元。

就此次涨价,有经销商观点认为,其实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在年初提出的青花郎销售价应该在1500左右,才是符合大家对青花郎价值的判断的。

如果按照业内人士观点,也就不难理解人我们为什么要“哄抢”青花郎年份酒了:处于价值洼地的青花郎,其价值势必要逐渐回归,这是大势所趋。

这次调价只是价值回归过程中的一步,不过这一小步却迅速让青花郎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茅台、青花郎纷纷涨价的底气,其实就源自对产品品质的自信。毕竟,高品质的产品一定会有合适的价格筑起价值的护城河。

赤水河的“两大酱香”基于酱香酒的特性、稀缺和深度开发与严格的质量把控,已经事实上形成了高品质产品的定位。

况且,争做第二酱香酒品牌的郎酒,旗下“青花郎”的价格还不到茅台售价的一半,本身就是一个令人垂涎的价格低地,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因此,建立在这样情况下的价格调整,就可以迅速形成市场整体认知,甚至能影响到了很多酒业经销商的决策。

最新的市场动态就是,有一句话在酒业经销商的朋友圈刷屏:

“错过茅台,不能错过青花郎”。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