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2018年取消门诊输液 2019年“限抗令”席卷而至

日期:2019-08-28 来源:2018年取消门诊输液 评论:

[摘要]2019年伊始,新一轮“限抗”行动又启动了。吉林11家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1月6日,吉林省三甲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据统计,截止目前,包括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林省人民医院等知名三甲医院在内,吉林...……

2019年伊始,新一轮“限抗”行动又启动了。

吉林11家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

1月6日,吉林省三甲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

据统计,截止目前,包括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林省人民医院等知名三甲医院在内,吉林已有11家省市县级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

其中,取消的普通门诊输液范围是指静点中心所有工作职能,包括静脉注射、肌肉注射、皮下注射和试敏等医嘱。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急诊、儿科门诊输液不在取消范围内。如果这些患者到门诊就诊,要求必须输液,该怎么办?

吉林省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处长林天慕表示,对于成人普通门诊病情危重患者,应首选住院治疗,符合急诊就诊指征的,可前往急诊治疗。而如果患者病情相对平稳,可由门诊医生开具处方建议到社区门诊输液。

同时,他还提到,取消成人门诊输液,将从一定程度上控制抗生素的滥用,有效抑制过度医疗的发生,也是维护患者健康,转变就医观念,优化和合理利用医疗资源,全面推进分级诊疗的重要举措。

过度输液背后是抗菌药的滥用

我国是输液大国,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输液量超过100 亿瓶,相当于13 亿人口每人输液8瓶,远高于国际上人均2.5~3.3瓶的水平。其背后是抗菌药的滥用。

过度输液危害较大,对人体免疫力、肝肾等器官损害较大,不良反应严重,抗菌药滥用可以导致严重耐药性,增加耐药细菌的产生,同时静脉给药本身也风险极高。

2018年4月13日,国家药监局发布最新的《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7年)》,报告显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静脉注射给药达61.0%,占全部给药方式引起不良反应事件比例的一半以上。

三甲医院的功能定位是疑难杂症和急危重症,取消门诊输液后,将常见病人的分流到基层医院,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

同时,叫停门诊输液也为了规范合理用药。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全球共识下,取消门诊输液不失为规范合理用药的路径之一。

当然,取消门诊输液不等于不输液,由于儿童疾病变化较快,儿童医疗资源稀缺,所以大部分取消门诊输液的医院都保留了儿科输液。

2018年取消门诊输液 2019年“限抗令”席卷而至

以大输液产品起家的华润双鹤,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2.7亿元,同比增长17%。公司历经3年转型,非输液占比提高到6成以上,盈利水平提升。已形成慢病普药业务、专科业务和输液业务三大业务平台。

取消门诊输液不但可以遏制过度输液,也是落实分级诊疗的重要举措。有医院就说了,我们取消门诊输液就可以解放一大批的医护人员,去患者更需要的地方去。要我说医院取消门诊输液就是让治病更科学,具体病情具体分析,而不是一味的下猛药。

截止到目前全国有将近500家医院都叫停的门诊输液。只在儿科急诊有保留,之所以要叫停输液是因为之前的滥用现象太过严重了。在很多国家人家输液是迫不得已的最后的方式,可到咱们这儿输液就成治病的首选的方式。

输液距今发展至少有150多年的历史,90年代医疗体制改革,中国开始在病房应用静脉留置针输液。1999年12月,中国静脉输液学会随之在北京成立。

16.急性单纯性咽炎、慢性咽炎、急性单纯性扁桃体炎

距了解,全国最早实行门诊不输液的医院位于浙江杭州的邵逸夫医院。该院于1998年即停止门诊输液,医院未设立输液大厅。在全国第一个提出在二级以上医院全面停止门诊输液的省份则是江苏。

15.急性鼻炎、各类慢性鼻-鼻窦炎、过敏性鼻炎、急性鼻窦炎无并发症者

输液在中国盛行多年之后,人们突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21.无特殊并发症的老年痴呆、面肌痉挛、运动神经元疾病、多发性抽动症、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症、偏头痛

居世界卫生组织统计70%以上的输液那都是没有必要的,输液还会导致什么抗生素滥用,中国抗生素的人均销售量是高达138克,那是美国的八倍。被大量滥用抗生素就会增加耐药细菌的产生,如果你不加以限制啊糟糕的后果那就是无药可用了。

此外,医院也给确实需要输液的门诊病人预留了转急诊输液的通道。

“限抗令”不断升级

近年来,国家“限抗令”不断升级,取消门诊输液也不断在各地落实。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8月,安徽省发出《关于加强医疗机构静脉输液管理的通知》,明确提出输液的8项指征,特别列出了门急诊不需输液的53种常见病症的清单以来。目前至少已有江苏、辽宁、广西、黑龙江等至少12个省份发布相应文件,取消/限制门诊输液范围从全部到三级以上不等。

限抗在持续,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2018年7月,国家药监局局长焦红在全国药品监管工作会上对下半年工作做具体部署时明确提出将启动药品注射剂再评价工作。10月以来,国办鼓励药械创新“36条”中提到的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工作,正在逐渐提上日程。

分析人士指出,在“限抗令”不断升级,抗菌药危局已现的背后,加上注射剂再评价的启动,将加速注射剂行业洗牌,而部分注射剂生产企业或将在此压力下不得不面临转型。

药企调整战略

以大输液产品起家的华润双鹤,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2.7亿元,同比增长17%。公司历经3年转型,非输液占比提高到6成以上,盈利水平提升。已形成慢病普药业务、专科业务和输液业务三大业务平台。

主营产品为参附注射液等产品的华润三九,在2018年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表示,公司中药注射剂占总体营收比例已下降,占比约8%。

而作为大容量注射液龙头,科伦药业2012年已经开始转型。数据显示,虽然输液产品营收仍占总营收的七成左右,但其非输液产品占比已明显增加——由2014年、2015年的21.85%、21.75%增加到2016年的25.97%。

可见,在各种政策的压力下,尤其是在全国各地相继开展限制门诊输液,限抗令落地之后,为了保证营收和利润,企业在大输液这块业务的调整是比较大的。

随着“大健康”概念逐渐成为主导,大输液辉煌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上,在各种政策的压力下,不仅是大输液企业,中药注射剂和抗生素生产企业,都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企业只有加大研发投入,积极转型,才能承接新的利好。

2018年取消门诊输液 又有11家医院取消门诊输液

滥用抗生素的结果,会使敏感菌对一些抗生素耐药,就必须用更好的抗生素治疗,有时也会很难治疗,滥用还会导致机体菌群失调,危害众多。

世界卫生组织提倡的用药原则:能口服用药就不肌内注射,能肌内注射就不静脉注射。为了我们的健康,杜绝不必要的输液行为。

同时,他还提到,取消成人门诊输液,将从一定程度上控制抗生素的滥用,有效抑制过度医疗的发生,也是维护患者健康,转变就医观念,优化和合理利用医疗资源,全面推进分级诊疗的重要举措。

近年来,国家“限抗令”不断升级,取消门诊输液也不断在各地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急诊、儿科门诊输液不在取消范围内。如果这些患者到门诊就诊,要求必须输液,该怎么办?

社会的浮躁,使人对待事物的方式,不能采取“既来之,则安之”的方式。医患间更是如此,患者要求立竿见影,只要能最快见效,就是最好的。人们习惯为结果与时间欢呼,却忽视后果与过程。

静脉输液发生药物不良反应的比例是总多给药方式里面发生率最高的。常见的反应主要有发热、红疹、瘙痒、肿胀等过敏性反应,严重者还可能休克甚至死亡。

吉林省十多家医院共同宣布要取消普通门诊输液区,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原来的输液渠道已经关闭。根据统计2018年有大约六万人次患者在这里进行了输液治疗。

由于药物对人体来说都是有利有害的,而输液中药物的毒副作用更加明显。一遇到生病就输液,更会造成免疫系统的抑制,干扰机体正常的免疫系统的更新,从而减弱人体的正常防御功能。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