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古代“以身铸剑”是传闻还是真事? 越王勾践剑为何光芒依旧?

日期:2020-01-01 来源: 评论:

[摘要]以身铸剑,不是传闻,这事儿在中国历史上实实在在发生过。魏晋时期,一个叫丘逢炤的工匠奉命为东晋贵族司马瑾铸剑,花了半年时间,连续铸了三十多把,司马瑾都不满意。丘逢炤绝望了,让徒弟掌炉,他纵身而起,跳到了炉子里,在剧烈高温下化为焦炭。然后呢?据...……

以身铸剑,不是传闻,这事儿在中国历史上实实在在发生过。魏晋时期,一个叫丘逢炤的工匠奉命为东晋贵族司马瑾铸剑,花了半年时间,连续铸了三十多把,司马瑾都不满意。丘逢炤绝望了,让徒弟掌炉,他纵身而起,跳到了炉子里,在剧烈高温下化为焦炭。然后呢?据说他的徒弟用他化成的焦炭,成功铸造了一把利器。我估计,丘逢炤听信了干将莫邪的传说,误以为古代中国真的有干将莫邪这对铸剑夫妇,当铸剑不成时,只要不惜自焚,就能感召上天。

受这段历史或者说这段传说的影响,金庸先生创作《倚天屠龙记》时,明教铸剑大师吴劲草接续屠龙刀,也以身祭剑,才接续成功。好在金庸先生比较仁慈,没有让吴劲草跳到炉子里去,只让他在胸膛上划了一道口子,用自己的鲜血来给屠龙刀淬火。有人说,血里有水,同时还有少量的碳元素,用血淬火,既能让奥氏体变成马氏体,又能少量碳原子进入刀身表层的晶体阵列,形成非常坚硬的渗碳体。这个解释是否科学呢?我请教过专业人士,人家表示没听说过。反正我觉得,“铸造刀剑的大匠每逢铸器不成,往往滴血刃内,古时干将莫邪夫妇甚至自身跳入炉内,才铸成无上利器。”类似这样的做法就跟祭祀一样,画面很美,仪式感很强,气氛很悲壮,科技含量近乎为零。

人文知识丰富而科学素养缺乏的朋友,常常感慨今不如昔。他们说,某某兵器在几百年前打造,今天依然锋芒不减,不像现在的水果刀,沾水就生锈。他们说,某某瓷器色泽艳丽,现在的颜料无法复现,科学家们至今都没有探索出其中奥秘。他们还说,某某巨石阵,某某金字塔,工程浩大,体量惊人,古人竟然能建造出来,说明当时出现过现代人无法掌握的技术,又或许是被外星智慧开了挂。南北朝时,北朝官员綦毋怀文是一位制刀大师,他发明了一种今天看起来很奇葩的淬火方法:“以柔铁为刀脊,浴以五牲之尿,淬以五牲之脂。”用熟铁作为刀背的坯料,烧红,锻造,先用五种动物的尿液淬火,再用五种动物的油脂淬火。尿液的主要成分是水,水的冷却速度快;油脂的主要成分是脂肪,脂肪的冷却速度慢。将高温下的奥氏体放进水里迅速降温,转化为一部分马氏体,并残余少量的碳素体,内外应力不均衡,容易走形;再把尚未完全转化的奥氏体放进油里缓慢降温,使马氏体继续发育,减小应力差,可以防止走形与开裂。尿中含有少量的盐,尿液其实就是浓度很低的盐溶液,盐溶液与纯水相比,冷却速度更快,这大概就是綦毋怀文用尿淬火的原因吧?但是尿并非纯净的盐溶液,它还含有其他略带腐蚀性的杂质,会加速刀剑的氧化,降低刀剑的品质。就算尿这种东西特别神奇,含有某种至今尚未被科学家检测出来的物质,能让刀剑更加锋利,那也用不着非要采集五种动物的尿。现在推想起来,綦毋怀文莫非是想用五种动物来暗合五行?如果是那样,那他就不是科学家,而是一个在长期实践中碰巧总结出淬火诀窍的巫师,就像那些在长期炼丹中碰巧发现火药配方的道家术士一样。古人留下来的神兵利器其实极少,越王勾践宝剑算是其中一把,但它的珍贵之处绝对不在于锋利,而在于历史悠久。在勾践那个时代,无论是锻造技术还是铸剑的材质,都远远落后于今天。现代的冶铁技术、锻钢技术、淬火技术,以及所有与兵器制造相关的科学知识,都已经达到古人做梦都想不到的精密水平。现在我们不但能复原出日本武士刀,也能复原出大马士革刀,而且用料更科学,成本更节省,出产更高效,残缺更稀少。要知道,古人想造出一把号称削铁如泥的宝刀宝剑,需要到处寻觅好矿石,多方求购好钢铁,最有经验的大匠出马,也要经年累月,在扔掉无数把残次品之后,才能碰巧造出一把。说好听点儿,这叫“工匠精神”。说难听点儿,这叫铺张浪费。浪费什么?当然是浪费时间、原料、能源,还有健康。您想啊,天天对着炉子,溅着铁花,吸着煤气,长期进行着高强度的多重复劳动,尘肺、腰肌劳损、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发生概率还会低吗?

你不能从超市里随便买一把菜刀,去跟千百年前帝王御用的宝刀相比。后者在刀剑江湖中占比太低,不能代表古代的整体水平,而前者则是在成本计算、定价估算、利润分析、工程实现等等因素制约之下,面对大众批量生产的普通商品。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