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韩国人为什么这么恶心 韩国人吐槽中国菜看起来太恶心

日期:2019-12-21 来源:韩国人为什么这么恶心 评论:

[摘要]说到中国的饮食文化,可谓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每一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代表性食物,随着中国在国际上影响力越来越大,来到中国的老外也越来越多也因此,中国的美食在世界上都非常有名,但是并非所有人对于中餐都能够认可,不久之前就有几个来中国旅游的...……

说到中国的饮食文化,可谓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每一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代表性食物,随着中国在国际上影响力越来越大,来到中国的老外也越来越多

也因此,中国的美食在世界上都非常有名,但是并非所有人对于中餐都能够认可,不久之前就有几个来中国旅游的韩国人,在回国以后对中国菜十分遍地

韩国游客表示:“中国菜的卖相看起来很差,特别是东北菜看起来太恶心了,并且油很大非常不健康”看到这样言论,不少网友直接怒了,直言:“看看你们自己的屎酒文化吧”

看到这不免让人纳闷,“屎酒文化?”难不成韩国人用粪便做酒?答案还真是如此,虽说屎酒现如今在韩国并不常见,但是上了年纪的韩国人几乎都知道屎酒

韩国人为什么这么恶心 韩国人吐槽中国菜看起来太恶心

而在韩西之战后,欧洲媒体的愤怒之声到达顶峰。《每日电讯报》抨击韩国人所谓的“奇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谎言,世界杯已经沦为一场闹剧。中国球迷老熟人、时任西班牙主帅卡马乔同样义愤填膺:“两个好球被抹杀,两次得分机会被越位。加时赛前裁判禁止我向球员部署战术,相反韩国人就没受到这样的限制。一切都显而易见!”

除了主办权,韩国还夺走了世界杯的冠名权。在幕后推动这一切的依然是老奸巨猾的郑梦准。

1994年,郑梦准通过四处走访许诺、拉票造势力压包括日本足协代表村田忠男在内的一批候选,高票当选国际足联副主席。上任之后,他又迅速拉拢了欧洲与非洲足联,在FIFA的内部争斗中找好了盟友。

早在1989年,日本就在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支持下,开始了申办世界杯的准备工作——包括国内联赛的职业化改革、俱乐部和球场的投资维护、重金引进国外高水平教练球星等等。在此背景下,日本足球一步步走向崛起。由此可见,日本在发展足球方面一直秉承长期、科学、循序渐进的原则,他们不急功近利也从未将其视为政绩工程……

起初,FIFA规定两国在官方赛事命名中的先后按英文首字母顺序排列——“2002 World Cup Japan/Korea”。但郑梦准却利用政治手腕将其改为了法文顺序,于是韩国(Corée)的名字自然而然来到了日本(Japon)之前。不仅如此,韩国人连决赛的主办地都想争夺一番,颇有一种睡了你家床还要占你家房的赶脚。

“那场比赛,我们不管怎样都会输球。为什么布拉特(国际足联主席)从不去现场看韩国比赛,因为他知道所有人都会指着鼻子骂他。”

第109分钟,托马西单刀晃过李云在将球打进,边裁却举旗示意越位进球无效!

比赛过后,人们记住的不是韩国全队创造历史的欣喜若狂,而是意大利人震惊、愤怒、却又无奈至极的面庞以及莫雷诺那张漠然扭曲的脸。不可否认,蓝衣军团输给了自己的保守、失误和浪费机会,东道主也确实完成了超水平发挥,但是,他们的比赛风格和体育精神却完全无法让人恭维。

1996年5月31日,国际足联理事会议一致决定,将02世界杯交由日韩两国联合举办。对此,准备更早、投入更大的日本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妥协;而处于一直劣势的韩国则心中窃喜,要知道他们成立申办委员会的日期比对手晚了近3年。

1/4决赛,韩国与西班牙狭路相逢。场上主角则从莫雷诺换成了甘杜尔。

刚开始,比赛的确按照人们预想的那般发展着,意大利早早领先开始稳守反击,韩国则依靠跑不死的体能与之周旋。假如说开场3分钟主裁判莫雷诺便送给东道主一粒点球(安贞焕罚失)还属于可吹可不吹的情况,那么从下半场开始,莫雷诺彻底“接管”了比赛。

如果说小组赛东道主受到的照顾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末轮葡萄牙两人染红),那么淘汰赛则彻底成为了他们与裁判“联袂表演”的舞台。

在此期间,颇为得势的郑梦准还抛出了“韩国足球水平更高”、“日本从未参加世界杯”之类的言论甚至是二战历史打压日本为本国造势。此外,他还公开发动“金元攻势”拉票,表示韩国会将世界杯部分收入捐给各国足协用于足球事业发展。

2015年,国际足联反腐风暴爆发,一时间,包括布拉特在内的多位FIFA高管都遭到了司法程序的彻查,其中,底子本就不干净的郑梦准被禁止从事足球事业六年,其间玄机不言自明。

2014年世界杯前夕,日本媒体爆出了一条颇为轰动的新闻。前FIFA副主席郑梦准在竞选首尔市长的演讲中说道:“我经常被问起‘韩国队能在02世界杯杀进四强是因为你贿赂了裁判吗?’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这个能力那为什么不呢’。”此言一出,12年前那些有关足球的争议往事又重新浮现在了人们眼前。

仅仅两年,韩国就从日本手里抢走了一半的蛋糕,不得不说,郑梦准居功至伟。而这个故事也为后来的世界杯埋下了伏笔:

郑梦准,现代集团六公子,麻省理工政治学博士,韩国国会议员。时任韩足协主席的郑梦准看中了世界杯背后蕴藏的巨大政治价值,为了让祖国赢得主办权,长袖善舞的他由此开始了自己一系列精彩绝伦的个人表演。

2.郑梦准的政治手腕相当老辣,当然他接下来的操作,才更加让人目瞪口呆。

第115分钟,失点罪人的安贞焕头槌攻入金球,意大利命中注定般地突然死亡!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支持日本的阿维兰热迫于欧非亚三方压力,不得不以世界杯作为政治利益与郑梦准一派进行交换,两国合办的提案由此而出。

——托蒂争顶扬臂,黄牌。柳相铁肘击科科致其血染沙场,无视。

至此,FIFA不得不发表声明承认裁判犯了几个“没有预谋的严重错误”,布拉特表示:“裁判是这届世界杯仅有的负面因素”。

看到死敌近邻的申办工作开展地如火如荼,不甘寂寞的韩国也向FIFA提出了申办世界杯的愿景。但无论是经济实力、准备工作还是后台,日本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当时韩国民众也只是抱着“恶心一下对手”的心态看待此事,没有人(包括他们自己)相信他们能后来居上。但一个人的出现,却扭转了整个局势。

屎酒是用新鲜的粪便,发酵一夜以后,再与糯米,以及酵母酒曲等东西混合,在进行发酵,虽说发酵好的屎酒看起来是米酒的颜色,闻起来也没有什么粪便的味道,但是喝完以后呼吸却是一股粪便味,所以不少人喝完以后都吐的不行

但是韩国老辈人却认为,屎酒对于人们身体有着极大的益处,应该发扬光大,对此大家怎么看呢?

韩国人为什么这么恶心 网友

早在韩意之战后,怒不可遏的意大利媒体便打出了“Ladri(小偷)”、“Vergogna(耻辱)”的头版标题:“肮脏的赛事,从没有一支球队遭受过如此多的不公判罚,球迷从未见过这样的比赛”。当时欧洲流传着这样一则笑话:一个小男孩走进运动商店想要购买一件韩国队的球衣,售货员问“你想买球员款还是裁判款?”

将时钟拨回到2002年的世界杯赛场,韩国队与波兰、美国、葡萄牙分在同一小组。在主场观众沸反盈天的助威声中,气势如虹的太极虎豪取两胜一平头名出线。

——金泰映报复肘击皮耶罗,后者犯规在先。崔镇哲推搡挑衅托蒂,后者犯规在先。

5-3,东道主点球淘汰斗牛士晋级四强,再次上演了弱胜强、下克上的“奇迹”。赛后,西班牙球员与裁判组发生了激烈冲突……

在接连战胜欧洲三强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后,韩国的“表现”震惊了世界,就连他们半决赛的对手、老牌劲旅德国也不禁为之震动。据国外媒体报道,德国足坛大佬贝肯鲍尔亲自发声抗议,并用自己的威望和人脉在半决赛前更换了当值裁判组。试想,如果没有更加强硬的“足球皇帝”,东道主极有可能一“黑”到底杀进决赛争夺金杯。尽管最后1-0拼下了韩国,但德国战车却付出了核心王牌巴拉克染黄错过决赛的高昂代价。

1/8决赛,韩国遭遇了三届冠军意大利的挑战。尽管手握主场优势,但赛前舆论仍压倒性地看好球星云集、底蕴经验更丰富的蓝衣军团。

小到天时地利(以逸待劳、高原主场),大到政通人和(裁判倾向、球迷氛围),都可能是助力主队赢球的优势因素。竞技体育中,每每能将“主场优势”发挥到极致的国家非韩国莫属。远到汉城奥运会、韩日世界杯,近到仁川亚运会、平昌冬奥会,皆是他们的“代表之作”。

1.韩国人什么都要争,哪怕是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得不到,恶心一下对手也是爽的。

肘击、黑脚、飞踹、杀伤犯规,莫雷诺在有意放宽对韩国吹罚尺度的同时,却对意大利实施了双重标准。整场比赛,意大利球员都处在一种“本队拉拽就会染黄,对面飞铲都未必犯规”的心理暗示下,不可思议的是,全场两队的犯规和黄牌数字几乎旗鼓相当!

郑梦准的发言再次印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不择手段争抢荣耀方面,他们永远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

2002年世界杯是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由两个国家联合举办。但在申办之初,合办一词却并不在韩国和日本的设想中。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某位解说员在韩国杀进四强后说出了无数球迷的心声:“这不是亚洲足球的荣耀”。匪夷所思的是,此举竟在随后招致韩国大使馆的抗议。一个国家机构会对一位解说员的一句话诉诸外交手段,这一事件充分反映了这个国家的心态:自己做过的事,也不让他人评说。 

——李天秀脚踢马尔蒂尼后脑,无视。黄善洪身后飞铲赞布罗塔,犯规,无牌。

直到第87分钟,帕努奇致命失误,韩国队最后时刻顽强扳平。加时赛上,起死回生的东道主变本加厉、愈发肆无忌惮。

与此同时,意大利《罗马体育报》再爆猛料称02年韩国收买裁判一事已在反腐案中得到佐证。但这一新闻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毕竟,这些在足球世界都已是公开的秘密。

2002年,世界杯第一次来到了亚洲大陆,足球史上冷门最多、黑马最多、争议最多的一届大赛由此诞生。作为东道主之一的韩国连克强敌闯进四强,在家门口创下了亚洲球队的世界杯历史最佳战绩。然而,这样的成绩在国际足坛却始终不被承认,除了韩国人自己,没有人愿意提及他们当年的“辉煌历史”,究其原因,便是他们取胜的方式一如既往地无法令人信服。

“民族荣耀”还是“世纪丑闻”?一切都要从那届赛事的申办说起。

1995年,在郑梦准的左右斡旋下,FIFA取消了提前一年进行世界杯主办权表决的提议,这为韩国的申办工作多争取了一年。

在边裁的配合下,甘杜尔难以置信地吹掉了斗牛士两个毫无争议的进球。本可早早解决战斗的西班牙硬是被拖进了点球大战。李云在面对华金的决胜一扑同样是一次明显的犯规在先,而近在咫尺的甘杜尔却选择了无视。

第102分钟,托蒂禁区内被放倒,莫雷诺以假摔为名出示第二张黄牌将其罚下!

两场比赛,两位裁判几乎所有的关键判决都争议十足,但得利的,无一例外都是东道主。

对此,韩国媒体洗白道:“是为了调动现场气氛而开的玩笑。”韩国民众众口一词“从未贿赂裁判”、“郑梦准的失言让韩国足球最辉煌的历史蒙羞”。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