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奥网
当前位置:首页»汽车

香港巴塞尔今日开展,绝不可错过的50件艺术品!

日期:2020-01-03 来源: 评论:

[摘要]Art Basel in Hong Kong 2017 © Art Basel在这里,国际几百家顶级画廊带来的艺术品定会让你看到脚软,并且随处偶遇idol的数量和频率也绝对处于一年内的最高峰值。每逢此时,香港总会处于时刻沸腾的状态中。这场当...……

Art Basel in Hong Kong 2017 © Art Basel

在这里,国际几百家顶级画廊带来的艺术品定会让你看到脚软,并且随处偶遇idol的数量和频率也绝对处于一年内的最高峰值。每逢此时,香港总会处于时刻沸腾的状态中。

这场当今“温度最高”的艺术展会,实际上源于上世纪70年代。早年间,画廊们都是单枪匹马,而有三位巴塞尔艺廊商人首次策划出一种全新的艺术交易场域,他们筹办了首个巴塞尔国际艺术展会。那时,多达10个国家的90家艺廊及30家艺术出版社前来参展,吸引了16000人进场参观,展会盛况超乎想象。

此后,它还在不断升级并发展着,并渗透到艺术的更深层次之中。上世纪80年代,为庆祝摄影诞生150周年,国际摄影艺术经销商协会旗下的16家艺廊,共同呈现了一系列展现摄影历史的代表作。随后五届的巴塞尔艺术展均继续举办专题摄影展览,成为全球艺坛中推广摄影艺术的重要平台。

上世纪90年代,光映现场(Film)首次于Stadtkino Basel电影院举行,呈献艺术家创作以及有关艺术家本人的电影;到了21世纪,意象无限(Unlimited)展区则打破了传统的展位格局,为各类当代艺术新媒体提供开放式的展览场地。

另外,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的诞生又将它推向了下一个高潮。并且当时还首次举行了“与巴塞尔艺术展对话”,邀请国际艺坛的知名人士出任演讲者,内容含金量极高。2013年,巴塞尔艺术展正式揭开了亚洲的新篇章,于香港举办首届展会。巴塞尔多年以来在艺术上的成长可谓是全方位的。

《时尚芭莎》艺术抵达香港,精彩呈现2018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会盛况!

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会于3月29日-3月31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此外,3月27日为贵宾预览日,3月28日为开幕之夜。本届展会呈现了248间来自32个国家及地区的顶尖画廊带来的艺术杰作。

Ben Brown Fine Art Candida Höfer, Benediktinerstift Altenburg III, 20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he gallery

芭莎为您呈现此次展会中50件不容错过的精彩艺术作品

让您不在香港,也能一饱眼福!

威廉·德·库宁《无题XII》,油彩、画布,202.6×177.2cm,1975年

Evan Holloway,电路、青铜、油漆,222.2×76.2×78.7cm,2017年 @Xavier Hufkens

乔丹·沃尔夫森《泡沫座椅(待确认)》,裱在铝制定向刨花板上喷墨版画、马尼龙绳、铝合金和氧化物涂层镀层钢板,204.8×166.4×55.6cm,2017年

喻红《平衡》,仿金箔、布面丙烯,150×120cm,2011年

General Idea Green(permanent)PLA @EBO,Fiberglass,enamel,12.7×31.7×6.3cm each,81 parts 176.5×1248cm overall & 85×214×85cm each,3 parts 85×279×214cm overall 1991年

阿琳·舍切特《我看见了18世纪》,釉面陶瓷、彩绘雕刻硬木、钢,176.5×49.5×49.5cm,2016年

Jean-Michel Othoniel《Green Aquamarine Necklace》 ,Murano glass, stainless steel,300×60×18cm,2016年

奈良美智《顶端之上》,综合材料,人物92×55cm、梯子高度436cm,1995年

George Segal《Bus Passengers》,Plaster and mixed media,204×173×131cm,1997年

奥拉夫·埃利亚松《双色双多面体灯》,不锈钢、色彩效应玻璃(红、蓝)、LED灯,90×90×90cm,2011年

安东尼·葛姆雷《FALL》,2009年

凯斯·哈林《Untitled》,乙烯基油墨(帆布),182.9×182.9cm,1981年

丁乙《十示2016-9》,椴木板上混合媒体,240×240cm,2016年

让·杜布菲《景象 G72(西班牙舞曲)》,布裱纸本胶彩,67×100cm,1983年

乔纳森·米斯《德国特洛伊米斯博士》,布面油画、丙烯,210×140cm,2017年

亚历山大·考尔德《逃跑的洋葱》,油彩、画布,91.5×82cm,1950年

西斯特·盖茨《Eaves》,木材、屋面油纸,199.4×141×28.6cm,2014年

达明安·赫斯特《'Twixt the Gloom and the Gleam》,Gloss, steel, MDF, aluminium and drug packaging,Two cabinets. Each:137.2×101.6×22.9cm,2006年

朱利安·奥佩《Beach head. 3》、《Beach head. 10》,Paint on overlaid aluminium panel,190×156cm,2017年

张晓刚《站在椅子上的男孩》,布面油画,100×80cm,2018年

GIMHONGSOK《Untitled(Short People)- 6 balloons》,Stone, urethane paint on stainless steel,118×40×31cm,2018年

杰夫·昆斯《蓝鸟花盘》,镜面抛光不锈钢制及透明色涂层、鲜花,209.5×292.1×105.4cm[第三版(共三版),作者版1],2010-2016年

乌尔斯·菲舍尔《Dr. Nope Jr.》,铝板、芳纶纸蜂窝、双组份聚氨酯胶水、双组份环树脂底漆、镀锌钢拉帽、亚克力底漆、石膏、亚克力底漆墨水、亚克力绢网辅助剂、亚克力,243.8×182.9×2.2cm,2010-2015年

Luca Trevisani《From Venice to Sudan in Nanyuki》,UV print on fabric, Fujifilm Instax Wide,布料220×150cm, 图像35×30cm,2016年

安尼施·卡普尔《Glisten(Garnet to Laser Red)》,Stainless steel and lacquer,140×140×8.5cm,2017年

Jorge Pardo《无题》,有机玻璃、铝、电子装置,87×107cm,2014年

巴勃罗·毕加索《女人的胸部》,油彩画布,1971年

梁慧圭《中间-三个触手的蛇》,人造稻草、不锈钢挂式结构、不锈钢架、粉末涂层、钢丝、塑料绳,225×168×130cm,2017年

保罗·麦卡锡《White Snow Head》,silicone(yellow), fiberglass,steel,144.8×165.1×147.3cm, 2012-2013年

NAM-JUNE PAIK《Pyramid Interactive》,Mixed media,260×90×260cm,1994-1995年

KYUNGAH HAM《Needing Whisper, Needle Country / SMS Series in Camouflage / Are you lonely too? R02-01-01》, North Korean hand embroidery, silk threads on cotton, middle man, tension, anxiety, censorship, secret code, ideology, wooden frame, approx. 1000hrs/1 person, 146×144cm, 2014-2015年

乌戈·罗迪纳《黑绿黄蓝山》,涂色石头、不锈钢和底座,雕塑198.1×21.6×25.1cm,底座22.9×50.2×50.2cm,2018年

Kaws《孤独时间》,纤维布画面,243.8×243.8×3.8cm,2017年

艾利克斯·卡茨《Coca-Cola Girl 12》, Oil on linen, 182.9×213.4cm,2018年

唐纳德·贾德《Untitled》, Blue anodised aluminium, 15×127×36cm, 1975年

Lee Bul《Untitled》, Mirrored tiles, polyurethane coating and acrylic paint on polyurethane panels, stainless steel armature, 174×303×36cm, 2013年

George Condo《Schism》, Acrylic and pastel chalk on canvas, 152.4×132.1cm, 2008年

宋冬、尹秀珍《筷道:时间的切片“年轮”“黑洞”圆切片》,丙烯、油画、衣服、不锈钢,直径120cm,2013-2017年

路易斯·布尔乔亚《细胞(舒瓦西II)》,粉色大理石、钢、镜子,216.5×194.3×198.8cm,1995年

汉斯·阿尔普《躯干-双耳瓶》,青铜,90×30×20cm,1962年

菲利普·加斯顿《协和 I》, 油彩画布,173×198.8cm,1962年

Babara Kruger《Untitled (The latest version of the truth)》, Print on vinyl, 226.1×173cm, 2018年

法兰克·斯特拉《可丽耐星 II》,可丽耐,2017年

Ximena Garrido-Lecca《有形相的合金记忆》,古铜编裁制管,190×133×3cm,2016年

约翰·强贝尔朗《Bloodydrivetrain》,绘画、镀铬钢,99×144.8×116.8cm,2007年

王音《茂名路》,布面丙烯,170×160cm,2018年

罗伯特·劳森博格《配乐21(不和谐之音)》,涂漆铝板上丙烯,137.2×243.8×33cm,1993年

宋冬《无用之用-方窗5号》,旧木窗框、镜子、镜面板、玻璃、铰链、手柄、门窗插销,218×180cm,2017年

占·戴尔《看透星辰,草坪上的热(克劳德)》,陶土及青铜、10个尺寸的形状,1.6×4.2×3.3m,2017年

此外,我们还荣幸地邀请到了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Adeline Ooi)女士在展览前接受《时尚芭莎》艺术部专访,与我们讲述从Art Basel HK看到的亚洲艺术现状。

Adeline Ooi,Director Asia, Art Basel © Art Basel

有更多年轻且极具实力的画廊加入我们

芭莎: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多年来保持在高水准之上,本届有哪些亮点?

Adeline Ooi:呈现一场高水准的艺术展会是“巴塞尔艺术展”一直以来的重中之重,也是最为基本的,所以无论是大局或细节上都要把握到位。相比往届,这次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有更多年轻并且极具实力的画廊加入我们。此次共248家参展画廊中,有28家是首次参展。他们来自上海、中国台湾,以及印度、土耳其、日本等地,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

此外,“策展角落”这一尤为特别的版块,也迎来了它的第二年。并且,除了在国际上得到广泛认可的艺术家之外,此次还能看到更多来自中国大陆的优秀艺术家的作品,比如喻红、尹秀珍等等。对于艺术家来说这是一次绝佳的亮相机会,我也替他们感到兴奋。

芭莎:作为参展亚洲画廊最多的艺术展会,你如何看亚洲画廊的成长?

Adeline Ooi:我们十分重视呈现亚洲艺术的最佳风貌,一直以来,我也经常往来于亚洲各地去寻找更多新的优秀画廊。可以说亚洲艺术在这些年有许多好的变化,画廊们也都十分重视并且带来最优质的作品。此外还能够看到的是,画廊们希望呈现的内容以及思考都变得更加深入,这场艺术展会真正能够反映出当下亚洲艺术的真实面貌。

Tokyo Gallery + BTAP Susumu, Koshimizu, Untitled, 1976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Tokyo Gallery+BTAP

年轻藏家更具魄力与胆识

芭莎:大陆藏家近些年数量提升很快,他们的艺术品位有哪些特点或变化?

Adeline Ooi:十多年前,许多人会认为大陆的藏家们更偏向于收藏大陆艺术家的作品,不断支持着本土艺术的发展。近些年能够非常明显地看到,许多大陆藏家时常往来于全球各大艺术展会、展览和博物馆。他们开始更多关注世界各处的艺术动向,视野和收藏思路也被打开。此外,收藏艺术的种类也更丰富,从之前偏向于收藏架上绘画的习惯,如今变得更为当代了。只要藏家们喜欢的无论什么艺术形式,都有可能购买,而非局限于绘画。

芭莎:中国年轻一代的藏家也逐渐发声,他们与老一辈藏家的喜好与习惯有何不同?

Adeline Ooi:年轻一代的藏家们与老一辈相比无疑更具魄力和胆识。并且,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更多拥有过西方教育背景。不过,无论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代的收藏家,他们都变得越来越国际化。但从小就接触西方教育或一直居住在海外的经历,令年轻一代的藏家们拥有更新鲜、多元的艺术嗅觉与品位。

此外,我还感受到在与这些年轻藏家们沟通时会更加轻松愉快,你会很希望再次与他们交流,也更容易成为朋友。说到这,实际上巴塞尔也是一场大聚会,最顶级的藏家、画廊和优秀的艺术家们在此彼此认识,深入对谈。

Zeno X Gallery Mircea Suciu, Color Palette (2), 2017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he gallery

明星为艺术带来更多好的影响

芭莎:一直以来,巴塞尔艺术展都被誉为全球艺术市场的“风向标”。目前艺术发展动向是怎样的,未来的趋势又会是什么?

Adeline Ooi:目前,亚洲以及中国艺术市场一直有着逐渐强大的趋势。对于整个亚洲来讲,例如印尼、菲律宾、印度都纷纷出现了不少年轻藏家。印度作为亚洲第二大的人口大国,最近几年在艺术上也开始不断发声。早在2000年前后,印度和中国就被视为亚洲艺术市场上的两个潜力股,但随后印度一度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变得安静了许多。在我看来,如今的印度再次舒缓过来,他们对中国艺术市场的动向很有兴趣,并前来观望,此次我们也有九家画廊是来自印度。

此外,韩国一直以来也都十分关注中国的艺术发展。实际上,艺术也很受到社会名流以及明星的蝴蝶效应,例如韩国明星G-DRAGON等,他们都为艺术带来了很好的影响,让更多年轻人开始关注艺术。在未来,随着大众传媒的不断扩大,这样的影响还将更加广泛。

Sadie Coles HQ © Art Basel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Rosemarie Schwarzwälder © Art Basel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abeng.com 正奥网 版权所有